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男人的名义

2017-10-28

 「嗯……你磨……你磨我。」钟小艾微闭着双眼,呢喃道。侯亮平刚才在她
身上的撞击让她的脸蛋微红,小腿和脚也在微微颤抖。

  「什么?」侯亮平停止了腰部的耸动,一脸蒙逼。趁机他也喘口气休息一下。
年纪大了,再加上强大的毫无规律的工作强度,让他的身体越发的疲劳。再也不
是20多岁的时候了,那时候和钟小艾一晚上能来3。4次,第二天还能正常上
班。现在可好,才做了十几分钟,就气喘吁吁。

  「我让你……磨我,用你的……磨我的逼……」钟小艾见侯亮平停下来了,
阴道里更加瘙痒难耐。再也顾不上什么害羞廉耻的了,一边抬起自己的阴部蹭着
侯亮平的阴茎,一边焦急的说道。

  「啊……」侯亮平明白了,他把钟小艾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然后把阴茎一查
到底,然后缓缓的画圈来。

  「对……就是这样。」钟小艾似乎对这种姿势很敏感,被龟头抵住的阴道深
处开始一缩一缩的动了起来,「嗯……啊……」呻吟声也急促起来。侯亮平只觉
得下面像是被小孩子的嘴吮吸一般,一下一下的,越吸越快,越吸越紧,终于,
他忍不住了,一股一股的精液喷薄而出,全射进了钟小艾的身体里。

  「啊……老婆,有点快。好久没做了。」侯亮平翻身躺在床上。他对自己缴
枪过早有些歉意。

  「嗯……」滚烫的精液烫的钟小艾呻吟都发颤了,「没关系,我很舒服了。」
她亲了侯亮平一下,然后拿出纸巾垫在屁股下面。

  「嗯,那你,今天不是安全期吧?」侯亮平本来想体外射精的,但是没想到
自己毅力太差。

  「没事,我吃药,奖励你回归家庭。」钟小艾调皮的笑了,她又拿出纸巾替
侯亮平擦干净阴茎,然后去了浴室。

  「嗯……」侯亮平闭上了眼,开始进入睡眠倒计时。终于他妈的回来了。现
在想想,在汉东那段时间,真他妈不人呆的地方。当初要不是为了陈海侯亮平这
回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再他妈的不这么拼命了。真他妈没想到自己能惹到国副级
的干部。这他妈要是牵扯到自己家里人,自己不得自责一辈子?哎……儿子,老
婆。话说,老婆怎么会用这个姿势,还暴了粗口。夫妻十几年,好像这是自己第
一次在做爱时候听老婆说【逼】这个字。

  毕竟是大家闺秀,高干子弟,钟小艾的家教和素质都是极高的。额……不会
是有人教她的吧。想到这里侯亮平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他要是把这话问了钟小艾,
估计钟小艾能掐死他。

  侯亮平是凯旋而归。但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毕竟,在汉东那块故地,他
的老师,他的学长,他的发小,都是在那里变成了他伤心的回忆。他突然不想干
了,他累了,也怕了,也伤了。于是回来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就表达了自己
的想法,领导笑了笑,「你现在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而且你的工作也有年轻
人在做,这样,给你放个长假,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段时间,
你多陪陪老婆孩子,就当是组织对你汉东战绩的嘉奖。」

  「中午自己弄点饭吃,冰箱里有菜。晚上记得去买菜做饭。我最近工作忙,
可能会回来的晚一些。再说,他们嫌弃我做饭不好吃。」钟小艾叮嘱完,拎着包
出门了。侯亮平看着老婆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屁股,突然觉得比以前翘了不少。
今晚还得来一炮,他想着,就为了这翘翘的屁股。正想着,外甥女刘珊和儿子一
起要出门了。刘珊要出去找工作,正好送儿子上学,这样以来这个家真没自己什
么事了,也就能买个菜做做饭了。

  儿子已经开门跑下楼了,刘珊正在撅着屁股穿鞋,无意间扫了一眼,却见到
外甥女娇小圆润的小屁股在眼前轻晃。额……怎么感觉刘珊的屁股也变得翘了呢。
侯亮平赶紧甩了甩头,想把肮脏的想法甩出脑海,难道是自己这么久没沾女色,
给憋坏了?

  回归的日本过的很平静,除了补觉,侯亮平就是看看书,打扫打扫屋子,买
买菜,做做饭,他还开始上网逛逛论坛什么的。他觉得现在网络的力量真是太强
大了,讯息传输的速度也是快的惊人,很多东西,很多问题,尤其是关系到官员
领导的问题,举报,反应,最先开始出现风吹草动的,往往都是出现在网络上。
当然了,成人网站也少不了的。男人嘛,不都好这一口么?别说反贪局了,就是
中纪委的领导,他们敢说自己就没看过这些?就没有个什么男人应该有的爱好?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人,口味和思想都是越来越追求刺激了。现在的成人网站,
再也不是以前那样的了,挂几个全裸的美女洋妞就能满足网民的胃口了。现在什
么才刺激?人妻,偷情,乱伦,群P,暴露,SM,这些突破伦理和道德底线的
才受欢迎,你说你去找个鸡,去和女朋友打个炮,有什么好展示的呢?侯亮平揉
了揉坚硬的下体,看了看时间,不早了,该去买菜了。今天是周五,明天约好了
一家人去游乐场玩,侯亮平特意多买了几个菜。打了小区门口,突然他看到一个
熟悉的人影。

  「刘珊?」刘禅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两个人还比比划划不知在说着什么。
刘珊好像不太高兴,甩手要回家,小男生赶紧陪着笑脸在后面追上,不断地在讨
好说着什么。终于,刘珊被说动心了,笑了一下,然后和男生告别回家。然儿,
就在两人分别的瞬间,侯亮平看到男生的手在刘珊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而刘珊只
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满眼都是娇羞与抚媚。

  刘珊谈恋爱了。

  不知道她小姨知不知道这个事情。侯亮平嘀咕着,也上了楼。

  晚上吃着饭,钟小艾突然说明天有事,不能陪他们一起去游乐场了,「哎呦,
钟主任这么忙呢。」侯亮平开玩笑道。

  「没办法,同事的交际应酬。」钟小艾满脸歉意,「你带着他俩好好玩,活
动经费回来我报销。」

  「哦耶!」儿子侯浩然真比欢呼。

  刘珊却一点高兴不起来,一直在闷头吃饭。她本来想把自己的男朋友趁这个
机会和小姨父见个面的,却没想到他告诉自己明天有事来不了,这才有了侯亮平
在楼下看到的一幕。现在可好,小姨也不去了。

  钟小艾今天打扮的非常靓丽,画了淡妆,抹了唇彩,还穿了一步裙和黑丝袜,
这身打扮是侯亮平不常见的。「呦,穿这么漂亮,去约会吧?」侯亮平打趣道。

  「对!去约会!」钟小艾白了他一眼,找出了一双高跟鞋穿在脚上。

  看到刘珊和儿子已经下了楼,侯亮平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刘珊好像
谈恋爱了。」「嗯?」钟小艾的身体震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侯亮平把昨天在楼下看到简单地说了一遍,但是省略了男生拍刘珊屁股的一
幕。「哦……」钟小艾思考了一会,「刘珊和我说过几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侯亮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钟小艾打
断了,「走吧,别让孩子们等急了。刘珊的事以后再说吧。」

  没有钟小艾的陪同,刘珊和儿子玩的很高兴,什么都要吃,什么都要玩。看
得出来平时他们俩个还是挺怕钟小艾的。侯亮平倒是有些莫名的失落,不知道是
因为刘珊的事还是钟小艾的突然缺席。

  「干吗的小姨父,想我小姨了啊?」刘珊见侯亮平若有所思,开玩笑问。

  「去。你……」侯亮平刚想问刘珊和那个男孩的事,但是话都到嘴边了又咽
了回去,他赶紧改口:「你小姨最近挺忙啊。」

  「嗯,是啊。快升官了嘛,应酬肯定会多一点。」刘珊接话。

  「呦,这你也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她快升官了?」侯亮平笑了,老婆要升官
了都没和自己说过,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是呀,小姨没和你说过?」

  「没说过啊,我看你就是捕风捉影的瞎说。你小姨可能是最近工作忙,加班,
还让你说成应酬了。」

  「不是加班。」刘珊挠了挠额头前面的小刘海,「小姨是下班之后回来换完
衣服才出门的。」

  吃完晚饭,钟小艾在厨房刷碗,侯亮平在一边帮忙,「钟主任最近要升官了?
这么好的事都不事先告诉我?」

  「听谁瞎说的?」

  「你外甥女说的啊!」

  「听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瞎说,没有的事。」钟小艾头都没抬。

  「我就说嘛,这么大的事你不可能不告诉。她呀,是看你最近应酬多了,瞎
猜的。」

  「哦……」钟小艾刷完的手停顿了一下,「最近单位来了几个新人,爱玩,
所以和他们出去过几次。」

  「嗯……差不多就回房睡觉吧。」侯亮平摆好碗筷,朝着钟小艾的屁股打了
一下,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特别想做爱。

  「去!」钟小艾打开他的手,「今天玩了一天不累啊?我都累了。老实回去
睡觉,不许碰我。」侯亮平的求爱被驳回了。他挠了挠头,灰溜溜地回了房间。

  一转眼,十多天过去了。

  侯亮平觉得自己应该回到岗位上报道了。就算继续做反贪的工作,他也想跟
领导申请一下退居二线去了。

  在这之前,他会还想回汉东一趟。毕竟一旦回到工作岗位上,还不一定什么
时候再有时间能回去看看。

  钟小艾对这个想法很是支持,她还叮嘱要侯亮平去监狱看看他们的老师——
张玉良。

  「你不说我也回去看的。」侯亮平应允道,「我还和监狱那边打过招呼了,
让他们多少给高老师一些照顾。」

  就这样监狱和省检察院都转了一圈,一看时间也是应该吃晚饭了。侯亮平在
小饭馆简单的吃了两口,打车去了他这次的汉东之行的最后一战,前任同事陈群
芳的家。

  是的,他今晚要在这里过夜。

  其实他已经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夜晚了。陈群芳的老公在隔壁市工作,也是
干刑侦的,犹豫为人老实死板,不讨领导喜欢,所以一直想调职,但是一直没有
成功,只能和陈群芳两地相隔。

  夜夜独守空房的陈群芳,和孤身一人在汉东的侯亮平,就这么上了床了。而
陈群芳的家,也就成了2个人的主要战场,床上,沙发,浴室,书房,到处都有
2个人激烈做爱的印记。虽然说陈群芳不如妻子钟小艾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但
是毕竟也是人妻,也是偷情,男人么,不就是喜欢这种刺激么。何况远水还解不
了近渴。

  侯亮平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陈群芳的家门口,翘起了门。

  然儿他没想到的是,开门的是个男人。「嗯?」两人相视,都是一愣。「你
……这是陈群芳同志的家吗?」侯亮平反应极快,他赶紧装作第一次来的样子,
一边问眼前的男人,一边后退了一部,假装确认门牌号。

  「是的。他是我老婆。你是?」男人一见有个陌生男人来找自己老婆,顿时
警觉起来,他开始上下打量起侯亮平来。

  「哦,我是小陈的同事,我叫侯亮平。应该说是,前任的同事。」侯亮平赶
紧说道。

  「哦!您是侯局长!幸会幸会!」男人一听见侯亮平这个名字,立刻没有了
之前的警惕,他赶紧上前一步把侯亮平拉进屋子,「侯局长快进来坐!我们家小
陈经常提起您呢!」

  「提起我?」侯亮平心里嘀咕着,「是提起我怎么操她的么?」

  「侯局长,我这调职的事,我还一直想和小陈去当面谢谢您呢,可是小陈说
您当时已经回北京了,所以就一直没见着您的面。小陈,别做饭了,侯局长来了。」
男人一边忙着沏茶,一边朝厨房里喊道。他调职这事,确认是侯亮平帮了忙。祁
同伟死后,赵东来就被提拔成了省公安厅长了,陈群芳知道他和赵东来关系好,
就让侯亮平帮忙去打个招呼把自己老公调过来,可没想到赵东来办事效率这么快!

  「啊?侯局长……您……您怎么来了?」陈群芳从厨房出来,看到侯亮平,
吃惊地问到。

  「啊……我回来收拾一些东西,但是办公室的柜子锁了,所以想找你要一下
钥匙……」这个理由他心里早就编了无数遍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

  「哦哦,这样啊。侯局长您打个电话就行了嘛,让小陈给你送过去就完了呗,
你看你这还亲自跑过来。」陈群芳的老公忍不住插嘴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这是私事……」侯亮平赶紧说道。「再说,别老局长局
长的叫了,我都调回北京了,再也不是局长啦。」

  「这……」陈群芳似乎还有些犹豫。却被她老公推了一把,「你赶紧去找钥
匙,陪候局长,啊不,是侯处长去拿东西。饭我做好了。」

  「啊,那就你来吧。」侯亮平暗自笑了一下。本来以为今天偷不到肉吃,但
是没想到她老公还一个劲往我嘴里送,那我就不客气了。

  「啊……嗯……操死我,快点操死我。」快捷酒店里,陈群芳抓着侯亮平的
后背,胡乱地淫叫的。

  「骚逼,就这么喜欢给你老公戴绿帽子是吧?」侯亮平一般快速松动的屁股,
一边恶狠狠的骂的身下的女人。

  「喜欢,喜欢给他戴绿帽子。我就是个骚逼,快射给我!」情迷意乱中,陈
群芳也顾不上平日的矜持了。其实她也算个好女人,侯亮平是她第一个出轨的对
象。要不是和老公分居两地,要不是工作压力如此之大,要不是对侯亮平抱有求
人之心……但是她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她只想让侯亮平赶紧射出来,好回去陪
老公吃饭。

  「我要射了,射哪里?射你逼里好不好?」侯亮平感觉龟头有些发麻了,他
放慢了速度问到。

  「不要,今天危险期!」陈群芳的理智又占了上风,她可不想怀上侯亮平的
孩子。

  「怀孕了就生了,我给你养。」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射到别的地方。于是
他卡住陈群芳想要挣脱的腰,使劲操了几下,把精液都射了进去「啊……」被滚
烫的精液浇灌的群春芳扬起了脖子,然后摔倒在床上。「你真讨厌,让你别射进
去。」

  「怕什么。」侯亮平点了一根烟。

  「他刚调过来,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工作上……」这才是陈群芳不想要孩子
的原因。

  「你放心吧,我已经和赵东来打过招呼了。只要不犯什么错误,呆个一两年,
就给他弄个职称。」

  「真的假的。」陈群芳停下了擦拭下体的手,抬头问到。老公在一线干了将
近10年了,都没有领导的一个招呼好使。

  「嗯,你们以后也会来点事。没事去和赵东来陆亦可多走动走动。官场讲究
的就是人际关系。」侯亮平开始点拨陈群芳。

  「谢谢你,局长。」陈群芳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她有些感动,也有些不舍。
侯亮平还是个很不错的领导的,也是个很不错的情人。只是这层关系,只能到此
为止了。以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面。

  「回去吧。」侯亮平发泄完了,突然感觉自己也有些过份。人家老公还在家
里呢,自己就把人家老婆给内射了。

  「咦?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开门进来的钟小艾一看侯亮平躺在沙发上看电
视,楞了一下。随后弯下腰开始脱鞋。她今天穿了一条短裙,没有穿丝袜,白花
花的大腿甚至有些晃人眼睛。钟小艾虽然不高,但是身材绝对是模特级别的。尤
其这双腿,粗细匀称,细腻光滑。

  「嗯。」侯亮平应了一声,目光也从电视转移到了妻子的身上。他本来是计
划要在汉东多呆两日的,但是陈群芳的老公打乱了他的计划。他饶有兴趣的打量
着妻子被裙子绷得紧致有型的屁股,裤裆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钟小艾的屁股又
圆又翘,大小适中,若是后入式的做爱,一边操弄她的小屄,一边抚摸这完美的
屁股,那绝对是一种享受。但是平时做爱,妻子是坚决抵制后入式的。所以侯亮
平也只能在别的女人身上尝试了。

  「那边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钟小艾以为汉东那边有什么事了,坐在侯
亮平身边问到。

  「没事,都挺好的。」侯亮平一看妻子雪白莹润的大腿,有点把持不住,开
始用手摸了起来。

  「一边去!问你正经事呢。」钟小艾白了他一眼,把他的手拨了下去,然后
把腿撇向了相反的方向。

  「咦?」就在一瞬间,侯亮平看到妻子的大腿内侧,似乎有一块淤青。这块
淤青在一片白皙中显得格外显眼。「腿怎么了?」侯亮平指着妻子的大腿问到。

  「怎么了?」钟小艾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腿上有伤,她赶紧低头看了一眼,
「哦,可能是不小心碰到哪里了。」她若无其事的说到。

  「哦……」侯亮平还想再看看,钟小艾却站起身来,「你没事就去接孩子们
吧,我去做饭。」

  「好吧」。侯亮平伸了个懒腰,关了电视。

  出门之后,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呢?家里?自
己?还是妻子钟小艾?思来想去,他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但是妻子的短裙大腿
的画面却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来,今天得来一炮,他边走边想。

  终于把孩子们都安置好了,钟小艾打开了房门走进了卧室。

  「你怎么穿了个睡裤?」侯亮平一看妻子的穿着,有些扫兴。

  「怎么了?」钟小艾有些莫名其妙。

  「没事,就是喜欢你穿裙子。睡裙。」侯亮平随即色迷迷的说道。

  「哎……」钟小艾明白了丈夫的意图。她转身去衣柜拿出了一件黑色的丝质
睡裙,换在身上。

  「今天没有兴趣?」虽然妻子只是轻微的一声轻弹,但是侯亮平还是听到了。

  「没有,就是有点累了。不过没关系的。」钟小艾微笑着钻进了被窝,轻抚
着侯亮平的脸颊说道。

  「今天干什么了?下去巡视了?」侯亮平亲吻着妻子的脖子,一只手已经摸
上了妻子的胸。

  「没有。今天……今天串休。我和同事去逛街了。」钟小艾闭着眼,一边享
受这丈夫的爱抚一边回应。「上来吧,我可以了。」

  「这么快?」侯亮平为今天妻子进入状态的迅速感到吃惊。他掰开妻子的双
腿,扶着阴茎,慢慢地插了进去「唔……」阴茎插进去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发
出了舒爽的声音。钟小艾是进入状态了,她的下面温暖湿润,使得侯亮平的阴茎
的进出毫不费劲。

  「嗯……嗯……啊……」钟小艾再没有搭话,只是随着丈夫的抽插开始呻吟
起来。

  侯亮平则观赏了妻子漂亮的脸蛋和紧皱的眉头,不紧不慢的耸动着屁股。他
的脑海突然又想到了妻子的大白腿,于是他跪了起来,把钟小艾的双腿扛在了肩
膀上,一边抽查,一边舔着妻子的小腿,一边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妻子的肉穴中进
进出出。钟小艾的阴毛不多,也不茂盛,所以即使她平时从不修剪,也不会杂乱
无章。而且很柔顺地贴在她的小腹上。侯亮平看着妻子身体的每一寸洁白肌肤,
就像是在观赏一件艺术品。是啊,她就是一件艺术品,完美无暇,自己甚至都不
敢使劲的操她,生怕把她弄坏掉……摸索抽插中,他的眼睛突然瞥到一个部位,
就是下午自己看到的,妻子大腿内测的那块淤青。床头的灯光不亮,但是他依然
可以看出,那块肌肤颜色暗淡。大腿内侧的……淤青侯亮平看着那里有些失神,
不知不觉抽插的频率也降了下来。

  「怎么了?快射了?」钟小艾本来还在享受着丈夫的阴茎在自己身体里进进
出出带来的快感,感到到异样的她睁开眼睛问到。

  「没事。没事。」侯亮平知道妻子还没到高潮,他赶紧又卖力着抽送起来。

  「可以射进来,我吃的药是长效的。」钟小艾在丈夫耳边说道。

  「嗯……好。」侯亮平感觉龟头有些发痒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操一会。
他闭着眼,想集中精神,但是总是感觉集中不起来。

  大腿……淤青……啊?!妻子的大腿,她今天穿的是裙子。穿的裙子,怎么
会碰到大腿内侧的?这,这是不是被人掐的?

  嗡……想到这里,侯亮平大脑突然一阵轰鸣,他不受控制的射了侯亮平郁闷
极了。妻子腿上的那块淤青,隔夜再看,已经淡了一些。但是这根卡在嗓子眼里
的刺,却越发的使自己难受。

  从淤青的颜色上看,这块青是昨天弄的,肯定没错。那么昨天她到底是去干
什么了?真的只是陪同事逛街了?他很想问问妻子是和哪个同事逛街,但是他知
道自己如果问了,不光不会问出什么结果,还会引起妻子的反感。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开始格外注意起妻子来,希望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然而,一个礼拜过去了,妻子毫无异样。每天按时回家、身体上也在没有出
现什么伤痕、手机没有陌生人联系,连换下来的内裤侯亮平都偷偷检查过了,没
有出现什么可疑的液体他狠狠打敲了两下自己的头,真是疯了。自己怎么能怀疑
自己的妻子呢?妻子一切正常,自己才不正常。他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内疚,自
己明明在外面偷腥,现在却怀疑起妻子来了他正琢磨着,手机想了。一看,是外
甥女打来的。「喂,姗姗。」

  「喂,小姨父啊,今晚你回家吃饭吗?」

  「回家吃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事,就是想带个人来咱家吃饭。」刘珊话一出口,侯亮平就
知道什么事了。肯定是外甥女要带男朋友回家,所以才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哦,可以啊。姨父才不管这些事,你和你小姨打好招呼就行。」侯亮平一
边回应着一边开始回忆起那天自己在楼下看到的情景。额……那个男孩子看着消
瘦,高个子,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也没有什么接触,但是自己似乎不太喜欢他。
是因为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拍了一下自己外甥女的屁股?

  毕竟在侯亮平眼里,刘珊差不多就是自己的半个女儿了。谁乐意看到别的男
人对自己的女儿动手动脚的?话说,他们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上床了没???

  侯亮平突然浮想到刘珊的身材,和她小姨钟小艾一样,刘珊也是个身材极佳
的美女,虽然身材不及人妻小姨那么丰盈,但是全身从上到下都散发的女孩子特
有的青春的朝气。妈的,也不知道外甥女被没被那个小逼崽子破了处。

口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