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红映残阳 第三部 大齐后妃

2017-08-19

作者:紫狂

          目录:

        第一部:族灭身残  01-09

        第二部:陈宫艳姬  10-22

        第三部:大齐后妃  23-30

        第四部:妖道灵源  30-37

        第五部:生机重现  38-46

        第六部:璧沉朔漠  47-5 

            第三部    大齐后妃

                23

  定下韬光养晦,暗渡陈仓的计策之后,成怀恩低调行事,将大半精力都放在

神武营中,暗地里把王镇从文职改为武职,牢牢控制自己的势力。此外便为齐帝

鞍前马后地奔走,从不争权夺利,更不居功自傲,因此宠信日隆。

  两个月后,王飞回到京城,旋即被关进天牢,与自己俘虏的陈主比邻而居。

  接着赴陈都调查的使者返京,带回几名倖存的宫人,所言齐军暴行与成怀恩

一无二致,其血腥残暴之处更为详细骇人。

  齐帝龙颜大怒。三审之后,圣旨颁下,王飞赐死狱中,大将军府被抄。还是

成怀恩竭力劝说齐帝,王府家眷才得以赦免,只被逐出京城,满门良贱尽被迁至

交趾郡。

  家中惊变使王皇后大为惶恐,感到自己皇后之位芨芨可危,整日以泪洗面。

  她听说成怀恩不避嫌疑,出面保全自己家人,不由感激涕零。

  但成怀恩对她的感激只是淡然处之,偶尔来毓德宫也是公事公办,不涉於私

。王皇后用言语试探,想知道自己圣眷如何,成怀恩只是歎息不语。王皇后察言

观貌,心内暗暗叫苦。

  其实成怀恩很清楚,阮方已暗中命人将销魂铃的事情透露给了倚兰馆的内侍

,纵然王飞无罪,皇后被废也是迟早之事。但他牢记辱姐之恨,非置王皇后於绝

地不可。

  不几日齐帝下旨,废掉王蕙蓉皇后之位,贬入冷宫。

  王皇后被废,更开心的莫过於荣贵妃,虽然有柔妃争宠,但齐帝轮流在倚兰

馆和紫氤殿住宿,并无偏倚,显然自己圣眷未衰。而且哥哥洪涣屡立大功,王飞

赐死之后,更是独掌兵权,於情於理都该她当皇后。

  但废后的圣旨颁下,却一直没有立后的消息。荣贵妃缠着齐帝旁敲侧击,使

尽媚态。齐帝被她弄得欲火高涨,按在榻狠干了一番,方才说出心思。

  成怀恩在王皇后被废时曾说,齐帝至今无子,如今万岁正值春秋鼎盛,如果

立后而皇后一无所出,由侧妃生下太子,必会於皇后不利。

  齐帝没有把成怀恩的话说完。当时成怀恩讲的正是荣贵妃。他分析道:荣贵

妃哥哥洪涣手握兵权,若太子并非已出,将来难免会有争位之乱。上观汉室,东

汉四代皇帝尽是幼儿即位,结果太后参政,外戚当权,一连数位皇帝都不明不白

死在玉堂前殿,弄得天下大乱。因此暂缓立后,待诸妃有人生下太子,再母以子

贵,由其荣登后位。

  齐帝正准备册封荣贵妃为皇后,听了这番话深以为然,这样一来既可以给荣

贵妃一个交待,也免了伤柔妃的心。

  荣贵妃只好罢休,天天乞求那尊千手观音早送太子。

  齐帝倒落得清净,放宽胸怀任齐宫诸妃的竭力奉迎,享尽温柔之福。

      ***  ***  ***  ***  ***

  冷宫是一处废弃的旧殿,地方荒僻,多年无人居住。正门被封,只剩一道紧

锁的小门,庭中遍地乱草碎石。除了送饭的太监每日来一趟,别无人迹。

  废后身着布衣,淒然坐在阶前,回忆着昔日的荣华富贵,暗自神伤。

  门外一阵轻响,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而入。

  「怀恩!」废后一阵欣喜,连忙站起身来,急急问道:「是不是皇上赦免我

了?」

  成怀恩冷冷看着这个数日前还母仪天下的齐后。她面容憔悴了许多,神色惊

惶,但举止间仍有几份雍容之态。说起来她对自己还有知遇之恩,但救了她一家

,再大的恩情也都回报了。剩下的,只是辱姐之恨了。

  成怀恩淡淡开口,「我今日来带了些东西。」

  一挥手,曹怀快步上前,递上一个锦盒。王蕙蓉看了一眼,顿时满脸通红。

  半晌,期期艾艾的说:「要这个干什么?赶快拿回去。」

  「深宫寂寞,留着也好解解闷。」

  推让半天,曹怀把锦盒硬塞到她手里,阴阴一笑。废后气恼地叫道:「成怀

恩!你这是羞辱我吗?」

  成怀恩木然的脸上慢慢扯出一丝微笑,「正是。」

  废后一愣,曹怀抢身上前,连抽了几个重重的耳光,接着把她按着跪在地上

  废后被突如其来的痛击打得发懵,握着脸呆呆看着自己的小太监,心里乱成

一团。

  成怀恩找了块平整的石头,一提袍角稳稳坐下。

  「哧」的一声,曹怀把布衣从领口撕开,一把拽到废后腰间。王蕙蓉惊叫着

掩住胸部,尖叫道:「成怀恩!你要干什么?」

  曹怀不等主子开口,又是一个耳光,「干什么?干你这个臭婊子!放手!」

  废后吃痛不过,只好放开双手。一对粉乳紧绷绷悬在胸前,轻颤不已。她淒

声说:「怀恩,我对你不薄……」

  成怀恩面无表情,见曹怀还要动手,冷冷说:「让她自己脱。」

  废后终於看清楚成怀恩眼中的恨意,心底一阵发凉。自己身在冷宫,成怀恩

要杀她,比杀只鸡还容易。她满脸哀求地僵了半天,只见成怀恩眼中冷冰的恨意

有增无减。突然间瞋目一瞪,废后心里发慌,连忙除下破碎的布衣,跪在荒草丛

生的院落里。

  王蕙蓉年纪不到三十,肌肤虽不及郑后、荣妃,也是光滑细腻。未曾哺育的

乳房白嫩浑圆,因为害怕,硬硬挺在胸前。小腹平坦,腿间满是浓密的阴毛。

  成怀恩把掉在地上的锦盒踢到废后身边,一言不发。

  王蕙蓉还在发呆,又被曹怀重重扇了个耳光。她痛叫一声,摀住发烫的脸庞

,慢慢拿起锦盒。

  锦盒内是一个鸡蛋形状的银球,表面精雕细刻着种种秘戏图案。正是她用过

无数次的销魂铃。当日成怀恩送来时,她还是皇后之尊,对这件奇物爱不释手。

  此时在冷宫相遇,却觉得此物如此可憎可怕。

  冰凉的银球握在手心里,不多时就变得温热,隐隐能听到微弱的声响。

  皇后还有些迟疑,腰上又挨了一脚。她只好分开并跪的双腿,把销魂铃放到

身下。

  成怀恩淡淡说:「这样怎么能看清楚呢?」

  曹怀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将上半身按了下去。废后「哎呀」一声,后脑重重

碰到地面。

  王蕙蓉不敢再迟疑,赶紧伸手摸到秘处,掰开肥厚的花瓣,用力把销魂铃塞

进乾燥的肉穴。

  银亮的球体被艳红的嫩肉吞没。不多时,嫩肉中传出低低的轻响,彷彿里面

塞着一只不断摇晃的铃铛。柔嫩的肉穴也微微抖颤,像风里的月季,花瓣轻展。

  胸前隐隐露出的两粒乳头早已硬硬翘起。接着,清亮淫水从秘处源源涌出。

  面前大齐的皇后大张着双腿,露出肉穴,任自己观赏。成怀恩不由想起娇美

的郑后。相比之下,齐后虽然也称得上美人,但较之梦雪、非烟还有不及,连给

郑后提鞋都不配。他没兴趣多看,站起身,一脚踩在废后绽放的花瓣上,用力践

踏。

  脚下的嫩肉又湿又滑,像机灵的小鱼游来游去,总也踩不牢。成怀恩把脚尖

伸进炙热的肉缝,笑道:「这婊子的屄真够大的,怪不得一个不够用──还要不

要再找个销魂铃?」

  废后吃力地说:「不用……不用……」

  「那你要两个干嘛?」

  王蕙蓉脸涨得通红,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成怀恩心下起疑,脚尖一用力,森然道:「那个是给谁的?」

  王蕙蓉下体撕裂般的剧痛,连忙道:「我、我……」

  「怎么用?」

  「……是……后面……」

  成怀恩还是第一次听说女人的屁眼儿也可以使用,原本该尊贵端庄的皇后竟

然如此淫荡,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不由骇然一笑,收起脚,说道:「弄个我看看

。」

  王皇后挣扎着蹲起身子,先把沉甸甸的银球从秘处掏出,然后伏在地上,掰

开圆臀。臀缝正中是暗红色的菊门,周围环绕着密密的菊纹,看上去只能容纳一

根手指。

  鸡蛋大小的银球沾满淫水,在阳光下亮得耀眼。王蕙蓉大概用过很多次,毫

不犹豫地将银球抵在菊门处。菊纹被银球尖端挤得绽开,慢慢扯成一圈平滑的红

肉。眼看菊肛就要被撕裂,皇后突然浪叫一声,银球随即整个消失在嫩肉间,只

留下一个幽暗的入口。

  成怀恩好奇地把手指插进后庭,按住微响的银球往里推动。银球越陷越深,

菊门渐渐收拢,最后裹住他的指根,慢慢蠕动。

  肛肉不及肉穴滑腻,但别有一番滋味。成怀恩一边捅弄一边笑道:「皇上是

不是喜欢肏你的屁眼儿?」

  废后脸侧贴在泥土上,低声说:「是……」

  「怎么后来不喜欢了?不是不太松了?」

  「……荣妃……」

  成怀恩精神一振,急忙问道:「荣妃怎么了?」

  「皇上说她的屁眼儿最好……」

  成怀恩手指一松,想到荣贵妃柔媚惑人的身影。

  王皇后觉察到他的心思,能把祸水引向荣妃,她是求之不得,连忙鼓动说:

「皇上说荣妃的屁股最好,又白又大,摸起来光溜溜软绵绵,屁眼儿又紧又软,

插进去就像化了……还有那对奶子,肥嘟嘟妙死人了……」

  成怀恩在她背后冷冷一笑,「是比你这个贱人强,这俩儿骚洞,怪不得皇上

不喜欢──你只配让这个肏!」他从身旁的乱草中捡起一根枯枝,狠狠捅进皇后

的肉穴。

  王皇后惨叫声中,弯曲的树枝已没入沾满淫水的嫩肉,粗糙的树皮大半已经

腐朽,在花瓣间留下一片黑乎乎的污迹,与浓密的阴毛连成一体。

口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