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红映残阳 第六部 璧沉朔漠

2017-08-19

作者:紫狂

          目录:

        第一部:族灭身残  01-09

        第二部:陈宫艳姬  10-22

        第三部:大齐后妃  23-30

        第四部:妖道灵源  30-37

        第五部:生机重现  38-46

        第六部:璧沉朔漠  47-5 

            第六部    璧沉朔漠

                47

  蓟都入冬的第一场雪已经融化,失修的驿道泥泞不堪。午间,一行人马从城

门奔出,当先一人紫衣金带,正是成怀恩。

  他纵马急驰,身姿矫健,脸色却比刺骨的寒风还冷。

  王镇指挥的武焕军悄悄扩张规模,彭伦在南郊另立新营,与燕山脚下的总营

遥相呼应。神武营的将领大半已换上成怀恩的心腹,外城守将更是由马大展这些

心腹中的心腹担任。

  从各地收拢来的死士已近五百人,其中一百人由陈芜指挥,作为亲卫,驻紮

在滴红院,其余都由王镇率领。

  乌桓部众陆续抵达,如今已有两千余人。阮刚等人在山中一躲三个多月,长

时间的休整,使这些草原上的骠悍骑士精力过盛,整日跃跃欲试,迫不及待要杀

入齐宫,报仇雪恨。

  成怀恩也心里发急,他屡次请求想支开洪焕,但齐帝执意不许。倚兰馆的密

报传递消息,这都是荣妃在后作梗。成怀恩恨得牙根发痒,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王镇早间已经接到消息,守在营内等候。

  成怀恩掀起沾满泥泞的长袍坐在椅中,喝了口热茶,问道:「人马准备好了

吗?」

  「挑了三百个,都是以一当十的猛士。」

  成怀恩点点头,「一会儿我带他们入城,你夜里带上武焕军,去外城换防-

-记住,换下来的士兵先别让他们走,等我的消息。」

  王镇道:「为何不直接杀入内城?」

  随成怀恩一同来的阮方说道:「主子跟我商量过,现在杀入内城,要与羽林

军硬拚,并非上策。」

  王镇道:「突袭大将军府,那不是打草惊蛇吗?」

  阮方道:「正是要打草惊蛇。主子的意思是洪焕必杀不可,若不除掉他,咱

们大计难成。百官宅邸尽在内城,一旦大将军府出事,羽林军主帅邱建朋难辞其

责,到时咱们就可以藉机把羽林军的兵权夺到手中;而且皇上肯定会让主子去清

查此事,我们更可以趁势调动军队,把武焕军尽数迁入内城。除洪焕、夺兵权、

调军队,这一着看似莽撞,其实是一石三鸟的妙计!」

  王镇原来性烈如火,但赴高丽时屡受挫折,知道单凭勇武实有不足,因此发

狠学习兵法,虽然阮方说得头头是道,他还是觉得不妥。想了片刻,摇头道:「

这太过一厢情愿了。若袭击大将军失利,或者羽林军兵权未落入我们手中,再或

者是皇上另派他人调查此事,只要一步未照计划,那就麻烦了。」

  成怀恩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这确实是步险棋。但洪焕一日不除,你我一

日不能大展拳脚。像现在这样,再有一年武焕军也未必能超过万人。各地州府的

军权更是不用想了。」

  王镇皱眉道:「宁缓勿急,再等一年又如何?」

  成怀恩欲言又止,苦恼的笑了笑。

  阮方在旁笑道:「咱们该恭喜主子,丽妃怀孕了。」

  王镇一愣,旋即大喜,「主子,是咱们乌桓的后代?」

  阮方笑骂道:「你这是什么话?废话!难道还是皇上的?」

  王镇哈哈大笑,豪气涌起,叫道:「咱们先杀了洪焕,为小主子献上一份大

礼。」

      ***  ***  ***  ***  ***

  得知丽妃怀孕的消息,成怀恩乐得一夜没合眼,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也是自

己完全复元的铁证。他搂着丽妃狠狠亲了一口,喘着气说:「好丽妃,你一定要

给我生个大胖儿子!」

  丽妃白了他一眼,娇羞的低下头。

  成怀恩看着她的娇态,心里一动,突然冲口而出:「这下咱们扯平了,拿走

一个,我又给你送了一个。」

  丽妃闻言身体一颤,泪光盈然。

  成怀恩话刚出口就知道自己孟浪,连忙贴在丽妃脸上柔声说:「那些都过去

了,现在你是我的,也是我孩子的妈。」安慰半天,丽妃才慢慢放开心事,乖乖

躺在床上养胎。

  成怀恩一边命人能知柔妃,一边命人去青冥观杀掉灵源,但那个妖道却早一

步逃之夭夭,连芳若也无影无踪。

  柔妃得信也欢欣无限,她笑着骂成怀恩偏心,非要当场再来一次,让弟弟把

精液射进体内,才肯罢休。

  成怀恩恨不得让郑后立刻生下那个孽种,好给自己也生个孩子。这些天他信

守诺言,一直没有碰郑后的肉穴,只用她的小嘴和后庭泄火。郑后对他的节制也

感激不尽,因此百依百顺。

  成怀恩越想越远,差点儿忘了眼前的大事,被阮方拉了一把才回过神来,乾

咳一声道:「洪焕耳目众多,不早一日除掉他,我睡觉都不得安稳。」

      ***  ***  ***  ***  ***

  成怀恩带着精选的三百死士悄悄返城,把他们隐藏在设在内城的宁所中。他

倣傚当日所遇的刺客,所选择的死士也是囊括诸族,尤其以乌桓人为多,忠诚上

毫无问题。

  他时时刻刻看着更漏,等待时机好杀入大将军府,除掉洪焕。

  外面传来一阵急切的马蹄声,停在宁所门口。

  成怀恩一按刀柄,快步走出。

  曹怀脸青唇白的奔了进来,半天作声不得。

  成怀恩心头揪起,曹怀深夜赶来,宫中必有大变!他没有催促,镇定的走过

去拍拍心腹的肩头,「慢慢说,不用急。主子大事已备,连东风都不缺,你说吧

。」

  曹怀竭力嚥一口吐沫,「主子……丽妃,丽妃……」

  成怀恩脸上变色,急道:「她怎么了?说!」

  「丽妃被皇上抓起来了……」

  成怀恩脚下一虚,勉强稳住心神,「怎么回事?」

  曹怀口齿渐渐伶俐,「是荣妃告的密,说丽妃娘娘与人私通,怀了孕。皇上

龙颜震怒,命人把丽妃抓走。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成怀恩暗道大事不妙,所幸自己还带着四百余名死士,还有一拼之力,不至

於坐以待毙。当下起身换上劲装,派人去通知王镇,立刻起兵攻打内城,留下阮

方、陈芜带百余人在内接应,引武焕军入宫控制形势,然后自己带着賸余的死士

直奔齐宫,见机行事。

  刚进宫门,一个小黄门急匆匆出来,见到成怀恩一行人马,立即躬腰请安,

然后直身说道:「皇上有旨。」

  接旨时本该跪下听命,但成怀恩已经打算与齐帝翻脸,端坐马上冷冷道:「

说吧。」

  这般傲态使小黄门吃了一惊,但对方是权倾内外的重臣,他也不敢说什么,

当即朗声宣旨。原来是齐帝命成怀恩入宫,清查此事,找出丽妃与何人有奸;又

命他把宫中禁卫尽数下狱,换上新人。

  成怀恩这时才想到自己在齐帝眼里还是个不能人道的阉人,绝无犯案可能,

不由阴阴一笑,接过这道救命的圣旨,顺手将宫门守卫全部换成自己的手下。

  曹怀与郑全奉命去调换宫中禁军。禁军头领也已接到旨意,隐隐知道宫中出

了丑事,谁都不敢略有异议,立刻传令将千余守卫尽行囚在别宫。

      ***  ***  ***  ***  ***

  倚兰馆亮如白昼,远远就听到齐帝的暴喝。数十名内侍立在殿外,大气都不

敢出一口。

  齐帝目露凶光,咆哮着骂道:「贱婢!竟然敢在宫内淫乱,朕要将你千刀万

剐,凌迟处死!」

  丽妃被打得体无完肤,浑身上下佈满血淋淋的鞭痕,但始终不吐一字。

  一个人影昂然入内,也不行礼,直直站在齐帝身前,挡住丽妃。

  齐帝见是成怀恩,怒骂道:「朕让你看守禁宫,居然出了这种事,你是怎么

搞的!」

  成怀恩冷冷说:「这是万岁失德所致──不仅丽妃,大齐后宫上至皇后下至

宫女莫不如此!」

  齐帝喉头一哽,指着成怀恩说不出话来。

  成怀恩淡淡说:「皇上累了。来人,伺候。」

  两名身材短小的乌桓死士走了过来,把齐帝挟持到殿旁按住肩头坐在椅中。

  成怀恩俯身解开丽妃,脱下衣服遮在她身上,命人把她送到宫中养伤。然后

登上玉阶,稳稳坐在龙椅中,眼中精芒闪动。

  齐帝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不知所措,突然狂呼道:「成怀恩!你这阉狗!

敢胆犯上作乱吗!」

  暗香轻浮,钗影闪动,身衫不整的荣妃被人从后殿拉了出来。

  成怀恩早已垂涎荣妃的美色多时,此刻羊入虎口,也不急於下手,先戏弄一

番。听到齐帝的咆哮,他长身而起,解开衣带,笑道:「陛下英明神武,请万岁

明鉴。」

  一根粗大的肉棒从腹下颤微微伸出,长逾七寸,粗近两寸。乌黑的棒身血管

纵横,顶端的龟头无影无踪,却有一个尖尖的创口,露出指尖大小一点硬硬的红

疤。仔细看去,上面还有两个小小的圆孔。

  成怀恩托起荣妃如花似玉的俏脸,慢条斯理的说:「臣方纔已经回禀万岁,

大齐后宫无论后妃皆与人有私,王皇后更是淫乱成性,三天内与千余军汉偷欢,

以致身故。」

  肉棒在娇美的唇瓣上来回磨擦,酥麻阵阵。「陛下若是不信,臣可以让万岁

一一目睹。」说着捏开荣妃的小嘴,粗大的内棒直直插入温润的口腔。

  荣妃无意识的张着红唇,任肉棒顶入喉中,心里惊骇欲绝。

口味推荐

人夫竹(下)
2018-10-2544‘42‘’
金瓶风月(下)
2018-10-2040‘12‘’
金瓶风月(上)
2018-10-2045‘10‘’
男屌丝的逆袭(3)
2018-07-0219‘47’‘
男屌丝的逆袭(1)
2018-06-2221‘51’‘
猛男诞生记(3)
2018-06-0232’14’‘
猛男诞生记(1)
2018-05-313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