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窝边草的帅哥们快到姐碗里来

2017-10-30

 温泉度假村的酒店里,我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拿出一瓶华伦天奴麝香款的香
水,浓而不俗的香水喷在空气中散落在我赤裸的身子上,我吸了吸鼻子对这个味
道很满意。

  拿出早就选好的性感内衣穿上,玫瑰色的半罩杯的bra托起我沉甸甸的乳
房,在裹上一套柔软舒适的贴身浴袍,纯白的浴袍那薄薄的面料浅浅的印出里面
内衣的颜色,悄悄的向别人透露被浴袍遮住的秘密。

  解开浴帽,对着镜子拨了拨今天刚做的头发,烫卷了刚刚垂到肩上的发梢,
让我多了几分高贵与典雅。

  对着镜子补了下妆,打扮完毕后我走出了房门,想先去餐厅看看,等老公来
了就先一起吃个饭。

  快到餐厅的时候,老公的电话来了,我高兴的接通电话却收到了个几乎让我
崩溃的消息。

  「什么?你是说你不来了?你刚才不是说你快到了吗?……这次旅行明明是
你提出来的吧?呵……那好吧,我理解,我们都很忙……再见!」

  虽然几乎气炸了肺,但我还是尽量以一种「我不在乎」的语调结束了通话,
并告诉自己犯不着为那样的男人而生气。

  我跟老公事业心都比较强,他更是成天不着家,长期出差在外,虽然去的地
方也不远,但我们几乎已经处于分居的状态了,上一次看到他竟然是一个月以前
的事了!

  今天是我30岁生日,前些天老公打电话来说一起去泡个温泉度个假,因为
时间比较紧而且度假村也不在我们这个城市,因此就直接到那去碰头。酒店还是
我自己订好的,我都已经到了,他却鸽了!

  我们已经结婚5年了算上认识的时间也有7年了,如今我都30了还没有孩
子,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

  就在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心中的委屈时,旁边有人跟我打招呼:「这不是
茹姐吗?怎么,跟老公吵架啦?」

  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孩笑着跟我打招呼,是公司里隔壁办公室的同事,因为
姓白大家都叫他小白,大学毕业后又去欧洲进修镀金两年回来,在公司里据说很
有后台,若非是年纪轻估计早就是我的上司了。但小白为人很亲和,长得很帅还
很可爱像个大孩子,从来也不摆关系户的架子,跟大家关系都很好,办公室里我
们这些女的私下里的话题总少不了他。

  听到他跟我打招呼,我知道刚才跟老公通话时虽然压抑着,但声音还是控制
不住大了些,周围还有一些人看向我,让我有些尴尬,对小白点点头:「小白怎
么也在啊,来泡温泉吗?……呀,陈总,您好,刚才都没注意到您。」

  站在小白背后是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人,是公司股东之一,同时也是总经理,
我的顶头上司。他有些直勾勾的看着我,对上我的目光后马上露出了个亲和的笑
容:「小黄啊,来这散散心吗?最近工作是有些紧,偶尔放松放松也好。」

  若是平时有机会跟领导接触自然是好事,可此时我实在没那个心情,没营养
的应付了几句就要离开,而小白却邀请我跟他们一起吃个晚饭。看着他希翼的目
光,只是吃个饭而已,也没必要拒绝这个可爱的男孩子。

  开了个包间,就我跟小白还有陈总三人,小白很能侃,陈总也完全没摆领导
的架子,偶尔借着小白的话头恰到好处的开些玩笑,气氛很轻松。心有不快的我
忍不住多喝了几杯,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每次回家啊那香水味呛死人了,还以为我没发现!……今天竟然跟我
说句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我是他老婆诶!哼,那个『有事』本身也很可疑,总是
说什么加班啊出差啊之类的,我看就是不知道跟哪个女人鬼混去了!」

  我一边倒着苦水一边灌自己酒,很快就把一瓶原装进口的法国红酒喝光了。
坐在我对面的两个男人一唱一和的附和我的话,陈总看着我的目光与往日在公司
里不同,我能读懂那种男人看女人的目光,而小白的眼神更加直接,目光就没从
我身上离开过。

  狠狠的编排了一通自己老公的不是,心中的不快也吐出了不少,脑中闪过一
个念头:干脆我也出轨一次好了!

  这个念头一起就不可抑止的滋生起来,我才开始仔细打量坐在我对面的两个
男人。

  小白有张干净帅气的娃娃脸,看上去很阳光,他浴袍的领口间露出两块胸肌
间的线条,竟然有一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好身材,在配上那帅气又不失可爱的
脸,完完全全就是我的菜啊!他看着我的目光很炽热,似乎恨不得把我这身贴身
的浴袍剥得干干净净,但又努力的在我这个女性面前保持涵养与风度,那模样太
可爱了!如果旁边没有一个陈总只有我们二人共进晚餐,可能我都要忍不住主动
撩他了!

  说起陈总,看上去四十多岁,气度很沉稳,比起小白要胖了不少,但那种富
态的胖并不让人讨厌,有种事业有成的风度。他温文雅尔又不失风趣幽默,很容
易赢得异性的好感,而且听公司里一些姐妹私底下说过,这位陈总睡过不少女同
事,陈总器大活好的小道消息也在公司女同事之间悄悄传开。对于这种捕风捉影
的事虽然我也很喜欢八卦,但不会真的百分百去相信,但倘若他真的活好,能与
他共度良宵也不是不可以。

  我对于自己今天的魅力很有自信,加上今天新做的发型与特意的打扮,与平
时在公司里埋首工作时的我是完全不同的。小白已经把想睡我这件事完完全全写
在脸上了,陈总虽然没太多表露但我还是能隐约感觉得到他直视我的目光中那用
「欣赏」遮盖起来的「欲望」。

  也许两个男人都已经把我当成是猎物,但他们何尝不是我的猎物?只不过我
实在是难以选择对谁下手。

  「要我说,茹姐你老公真是太没有眼光了,竟然放着这样一个美人老婆不管。」

  「讨厌,什么美人啊,你这个人就会瞎说~.」

  小白还在接我说老公坏话的话茬,顺带还哄了我一下。虽然他的方式实在笨
拙,但女人都是需要哄的,特别是我这种很久没跟老公恩爱过的女人。我心里一
甜,脸也微微一红,露出自然而然的一抹羞意,让两个男人看得眼睛发直。

  小白年轻有活力,也许能给我一次彻彻底底放纵的性爱。但是陈总想必经验
比小白丰富,在我倒苦水的时候小白只会摆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架势一起说我老公
的不是,但陈总却没提到我老公半分,言语中表露的是对我的关心,至少表面上
陈总要更懂怎么体贴女人。

  心里有了决定,席间的话题从我跟老公的事被我引导到两性的话题上,话题
变得有些暧昧。在桌子底下我装作不经意间用脚轻轻勾了陈总一下,并递给他一
个暧昧的眼神。陈总眼睛一亮,对我回以一个微笑,再加上聊天中一些暗示,彼
此已经心照不宣。

  「搞定!老娘拿下一个男人就是这么简单!」我在心里暗暗自得。

  就在我频频向陈总暗送秋波的时候,电话响了,一看是老公打来的,我连忙
道了声「失陪」,走出包房跑到个没人的角落接听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老公的第一句就是这样的质问,我气不打一处
来,不客气的回问:「你有事吗?」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那个温泉,我过两天有空……」

  「过两天我没空了,我现在在忙,没事的话挂了。」

  「那你忙……」

  他话没说完,我没从他的话中听出哪怕一个音节有哄我的意思,自己老婆明
显生气了他都不哄!愤怒的直接挂掉了电话,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一回头就看到
小白那张帅气的总是带着笑的脸出现在离我很近很近的地方!

  「你在这干嘛?吓我一跳!唔……」

  小白徒然的吻住我,吻得我措手不及,我被搞懵了,试图推开他,手却不怎
么使得上劲儿,胡乱推搡时手却不小心伸进他浴袍的领口,摸到了他那石板般的
胸肌。我心中一颤,身子一软,然后被他紧紧抱住。

  深深的啵了我一口,唇分开后我怒道:「你干嘛!?」

  他总是笑意盎然的眼神此时却充满了侵略性,我被这小我好几岁的男孩瞪得
有些心慌,呐呐的重复了一句:「你干嘛呀?」

  回答我的是又一次强吻,上一次还只是吻了我的唇,这次他撬开了我的牙关,
舌头侵入到我的口中,与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他的嘴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很好
闻,让我很迷醉,也许我本来就已经醉了。

  舌吻间他的手不规矩的在我身上乱摸,伸进了我的领口,隔着柔软的无钢丝
文胸揉捏我丰满的咪咪。小白身材很高,我不得不尽量的扬起脸,舌头缠绵间带
出的唾液顺着我的嘴角流下,当我们的唇分开时,一条晶莹的唾液还藕断丝连的
连接着彼此的舌尖。

  我很没用的在帅哥的吻下沉迷了,他不断的亲吻我的脸颊,额头,耳垂,嘴
唇,然后就是长长的舌吻。我被他吻的情迷意乱,彻底塌在他的怀中,直到我感
觉胸口凉凉的,发现咪咪已经被他从领口里掏了出来,胸罩也被拨开,娇嫩的蓓
蕾暴露在冷空气中。

  我慌乱的用尽力气推开他,匆忙的把衣服整理好,他再次抱上来对我动手动
脚,我慌张的向四周看去,还好周围没有人,我压低着声音对他说:「别这样…
…快停下……别在这里……到我房间去吧!」

  直到听到了我最后那句话,小白终于停了下来,领着我回到包厢,却在门口
停下没有进去。

  「陈叔,茹姐喝多了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

  陈总看了衣冠不整的我一眼,我避开他的目光,小白也没等陈总的回答领着
我直接走掉了。

  从餐厅出来,穿过一条林间小路,来到蝴蝶谷别墅区,一进房门,小白就迫
不及待的把我抱上床,三下五除二把我剥了个精光。

  他脱我衣服的时候是那么的冲动,爆发出一种浓郁的雄性荷尔蒙,仿佛在告
诉我他有多么的想要我!

  当我赤裸的娇躯展现在他眼前时,他反而不急了,只是痴痴的看着我的身子,
喃喃的说:「姐,你好美!你这样勾引我,我要犯罪了!」

  我啐了他一口,佯怒道:「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你这样成熟有韵味的女人,还露出这样一个害羞的模样,你知道有多诱人
吗?还说不是勾引我?你看,还挡住胸部,这么大的胸你一只手挡得住吗?别挡
了让我看看……好美的大奶!」

  他把我遮住胸部的手拿开摁在床上,目光炽热的看着我一丝不挂的胴体,然
后猛的一把抓住我的咪咪。

  「啊!疼!轻点!」

  「啊哦,抱歉,因为茹姐的奶太软了,像水做的一样。嗯……好甜……嗯…
…」

  柔嫩的蓓蕾被小白含入口中狠狠的嘬着,吸得我又麻又痒,一边吸还一边发
出很享受的「嗯~ 嗯~ 」的鼻音,让我情不自禁的抱住他的头,把他的头闷进我
的胸部里。

  我的两粒乳头都被他嘬得高高翘起,都快要被吸肿了。粗重的鼻息喷在我的
乳房上,他就像个正在撕咬猎物的发狂的野兽。

  吸够了我的咪咪后,他又来吻我。在房间里关上门无人打扰,让我们吻得特
别放纵。他是那样的疯狂,索取无度的吻我,把我的嘴唇吻得又麻又肿几乎失去
了知觉都不罢休,哪怕跟老公热恋的时候也从未有过这样疯狂放纵的热吻。

  他的疯狂与热情仿佛让我回到了学生时代,扔掉那些伪装,彻彻底底的放纵
自己交出自己。我主动的搂住他的脖子,整个身子都缠着他,他一边吻我一边不
断的重复他有多爱我,我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女人就是喜欢谎言的生物。

  我被他吻得几乎快要窒息,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喘息,我停下了对他湿吻的回
应,他放过了我的嘴,亲吻我的脖子。他吻得很用力,在我白皙的肌肤上种下一
颗颗草莓,此时此刻我不介意他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我愿意被他占有。

  他亲吻我的脖子,亲吻我的锁骨,亲吻我的咪咪,吻遍了我的全身,就连我
的脚背他都亲吻舔舐了好久。我不断抚摸他那全身结实无比的肌肉,那棱角分明
的腹肌虽然没有专业健美的人那样明显与美型,但显得更加真实与健康,让我忍
不住想咬一口。

  唾液在空气中挥发留下难闻的气味,我全身都是他的味道,让爱干净的我感
觉很难受同时又很刺激。当他俯在我身上深深的看着我时,我已经准备好了包容
他的侵入。

  当滚烫坚硬的鸡鸡进入我的身体时,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竟然有些湿
润!我那里实在已经荒废太久太久了……年轻有活力的身子动了起来,在我身上
肆意驰骋,那坚硬的家伙每一次的插入,一种说不清的酥、麻、酸、痒从我们交
合的部位扩散到我的全身,我拼命的扭动自己的臀部迎合他疯狂的进攻,希望他
那有力的突进能消除我的苦闷与渴望。

  「啊……啊……好痒……用力……肏我!」

  小白看到我淫荡的模样彻底疯狂了,把我抱下床,让我两手勾住他的脖子整
个人挂在他的身上,两手托着我的屁股轻而易举的把我整个人举在空中。其实我
的身材是有些小胖的,165的身高130多斤重,但小白轻而易举的就只靠手
臂力量把我整个人托了起来,看他的表情似乎丝毫不觉得吃力。

  我被他这么man的举动彻底征服了,沉醉在他怀中主动献上香吻。他一边
吻我一边活动腰部,坚硬的鸡鸡插到我的深处,我发现我吻他的时候那根在我体
内的家伙会变得更加坚硬滚烫,干得我全身酥软。我被他啪得脑袋有些空白,胡
乱的叫着:「啊啊……好棒!……啊……小白……我爱你……啊啊……」

  听到我呼唤他的名字,并且说爱他,小白更加疯狂了,抱着我把我推到墙上,
一边吻一边干,还一个劲的问:「姐,你真的爱我吗?啊?爱不爱我?快说!」

  他每问一声鸡鸡就用力的往里面顶,我的身子被他肏得在空中起起落落,脑
袋在快感与酒精的作用下晕得犹如一团浆糊,我看到自己的双脚在空中随着身子
的起落无助的晃动,紧紧的抱住他,仰着头大声的告诉他:「爱!爱死你了!用
里干我,把我变成你的女人吧!」

  我仿佛被抛到了云端,很快又从云端被摔下。我被小白扔到了床上,他扑上
来,我们在床上尽情的缠绵,床单被子被我们滚得一团糟。他就像头牲口横冲直
撞,我就像一片孤舟被欲望的海浪吞没,彻底溺毙在他的疯狂中。

  这就是我想要的吗?这就是我想要的!彻彻底底的放纵,尽情的释放!

  当高潮来临的那一刻,我已经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紧紧抱着那个给予我这一
切的男孩,那种爽到头皮发麻的快感我从未体验过,是跟老公做爱完全不一样的
感受!

  滚烫的精液有力的射到我体内深处,拉回了我的些许理智。原本的计划中,
是要跟老公尽情的做爱的,除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想要享受个浪漫的休假外,还有
个原因是这几日是危险期,我毕竟也30岁了,想要跟老公要个孩子了。

  我双眼迷乱的看着趴在我身上的小白,心想这样一个充满活力的男孩子,他
的精液一定很有活力吧?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小白把脸埋进我双乳间,享受着属于他的温柔乡,没有注意到我的心乱如麻。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我轻轻搂住这个在我怀里撒娇的男
孩子,手指轻轻拨弄他的头发,有些母性泛滥。

  或许我真的想要个孩子了……

口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