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催眠!おっぱい学园 催眠!胸部学园

2017-08-24

  序章、

  “嗯……如何呢,我的胸部?”
  “我也是。”
  “我才不会认输呢!”
  一堆女孩子们,用自豪的胸部挤向一名男生。
  “没问题,我会疼爱所有人的。”男生伸出双手,尽情揉捏女孩子们贴满每个地方的胸部。
  “啊、咿、哈啊啊嗯!”
  “嗯、哈、呼、咿、嗯嗯!”
  “呀、啊、咿、呀、呀啊!”
  这是一名最喜欢胸部的少年,夺占学园所有女生胸部的故事。

  第一章、祠之神灵——八云是学园的创立者!

  西条太一,每天早上都从郁闷情绪中醒来。从窗帘透进来的光芒,知道早晨来临,急忙撑起沉重身体。无可奈何起床,打开窗户,就算进来新鲜空气,心情也总是无法开朗。就读高中过了一个月,打从入学那天开始,就没有过任何一天清爽的早晨。
  “唉、真烦啊……”
  身为高中生,在学校的时间占去一天大半,对太一来说,没有比这更让人烦闷的时间了——再过不久就得上学。虽说叹气会让幸运逃走,但幸运肯定是对太一避而远之的。
  穿好制服,准备早餐、中午便当。父母工作长时间不在家,只有正月和祭典时才会回来,身为独子,煮饭洗衣通通都得自己来。
  吃完早餐、洗碗、刷牙,做好准备後,房间传来对讲机的声音。
  “现在过去了……”对等在外面的人说一声,锁上窗户打开门。
  “……早安。”
  “……嗯,早安。”
  在那里的女孩子轻轻点头,保持微妙距离,等太一踏出一步。留有长度超过肩膀的双马尾,少女名为东初弥生。
  太一跟弥生是青梅竹马,小学、国中、高中一直都是同校,是切也切不断的缘分。
  “……走吧。”
  弥生表情跟太一相同,感觉很阴沉。因为双眼大大,有着鼻梁挺直的脸庞,表情起伏很容易看出来。
  “嗯……”
  早晨的新鲜空气,留下不太自然的沉重气氛,两人一起走向学校。
  两人就读的学校、私立东条院学园,是江户时代创立的男女混校。直到不久前还是女子高中,现在学生数量大约两百人。从学生数量来看,是小规模的学校,但学园设施却相当充实,而且收费是公立高中的水平。加上是每年不管国立私立,都持续有许多学生考上有名大学的名门学园。
  若是只听到这些,就会自然认定“东条院学园一定是很出色的学校”。但是,来到这所学园一个月的太一,却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想法。
  太一跟弥生两人,持续一些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後,抵达学园。
  “……又来了。”
  来到玄关,太一就碰上每天都得面对的课题。
  因为——鞋柜被扔了大量垃圾。
  不只是恶作剧,而是彻底厌恶的结果。
  “太一……”
  “没事的。”
  “……可是。”
  “别在意。”
  鞋柜每天都会扔进纸屑、图钉、臭抹布、没吃完的面包。鞋柜被当成垃圾筒,想要找出乾净的室内拖鞋,也是找不到。不过太一本来就没放室内拖鞋,都是每天拿回家的。
  害怕被弄脏,就不能把脱鞋放到鞋柜里。放进去很快就被偷,所以必须拿回家。太一现在穿的室内拖鞋,从五月算起来是第三双了,之前两双莫名其妙消失——十有八九是被偷走的。
  碰上这种情况,谁都不会使用鞋柜吧。可是,若不使用的话,又会遭来“清乾净!”的责骂。
  出现这一幕,是现在东条院学园的阴湿霸凌——对女学生们来说,男生就是用来欺负的。
  女学生会这样欺负人,是无法容忍男生们的存在,为了将男生赶出学园,出现这种举动。而且学园理事长还默认、加以支援,男生从一开始就输了。
  这所学园的理事长——东条院舞,从自己就任学园理事长开始,就开始主张要转换成女子高中。所以,给予女生们绝对信赖,包含那些违抗离去的人们,对男学生是相当讨厌。
  “你们快点滚吧。”
  入学没多久後,理事长就这样说。当然,太一也很厌恶理事长。之後远远看见理事长的背影,就会闪远一点避免擦身而过。
  太一入学时,男生包含自己在内共有四人。当然所有人都是一年级新生,没有学长。
  一开始大家想说尽量忍耐,但一人接着一人减少——到昨天,只剩下太一了。
  也就是说,东条院学园现在尽管高唱男女合校,男生却只有一个人。然後,这个人是西条太一——几乎所有学生都把他当成霸凌对象。
  东条院学园创校当时,是要当作男女合校榜样的。但随着时代经过男生消失,直到最近都是女校,而且是超越常识的名门女校。
  然後随着时间经过,渐渐陷入经营不振的局面。为了打破这个现况,决定招收男生入学——就是男女合校。
  话说回来,原本东条院学园在世人认知中,是长期以来的名门女校,没有什么男生前来报名。大部分的学生,面对东条院学园的超高等级印象,就打退堂鼓了。确实,学费便宜,设备充实,但长年营造出来“千金大小姐就读的高贵学园”,印象是无法轻易消除的。
  而且,这所学园位於小山丘上,交通很不方便,这更是无法聚集学生的主要原因。巴士在通学时间,一小时只有一班。理由单纯就是没多少人搭乘。
  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们,大多都是搭乘私家车。酒柜、高级座椅、还有液晶萤幕的完美高级轿车。所以,就读东条院学园的三年间,从未利用过大众运输工具的学生并不少。对她们而言,搭乘电车或巴士,反而不方便吧。
  虽然单方面画出富有家庭的区隔,但对於生在普通家庭的学生来说,与其选择东条院学园,到其他学校去的好处还比较多。所以就算发表共学化的宣言,也无法立刻就招收到大量男生。
  然後,这所学园无法招收到男生——同时,就算招收到也读不了多久的最大原因,就是太一每天不得不接受,让人难以置信的女尊男卑校规。
  举例来说——
  打扫都是男生负责。
  男生不能使用福利社。
  男生不能使用图书室。
  上体育课的日子,男生要准备所有器材道具。
  男生不能使用盥洗室。
  还有其他很多没有常识的校规。因为这种校规,男生利用学园设施的机会,就被压缩到极限了。用充实设备当作噱头招收男生,真正入学之後却几乎无法使用,根本是诈欺吧。
  所以说,这些校规从共学化之後,就一直存在。毕竟,在共学化实施与否的僵持阶段,让那些反对人士愿意点头的主因,似乎就是这种不平等校规。为了保有女性尊严,是不需要讲理由的。在学校的介绍手册上当然不会写,外部人士也几乎没有得知这种校规的机会。所以,男生是在一切遭到隐瞒的情况下入学,在注册费、学杂费缴完之後,很快就被退学,这种系统可说是完成了。
  就读存在这种无可救药的校规,自己又彻底讨厌的东条院学园,太一却没有休学的理由——就是每天早上一起上学的青梅竹马。
  东出弥生,跟大部分的东条院学园学生不同,在小康家庭长大。父母工作早出晚归。一个月内有半数日子过了十二点才回家,也不稀奇。
  从以前开始,放学後弥生就得回去看家,几乎没有跟同学一起玩的记忆——唯一例外就是太一。
  太一住在附近,从小感情很好。
  然後,玩耍时候太一都在身边——发现时,弥生双眼已经离不开太一了。
  弥生很喜欢太一,但这份心意无法传达给本人,时间如此流逝——即使到了高中,依然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弥生决定就读这所学园的时候,是在一月中旬。
  高中入学测验当天,弥生收到一封信。那是名门东条院学园的入学推荐函。上面写着欢迎以资优生身份入学,学杂费、其他设施费用一律免费。
  为何赫赫有名的大小姐学校——东条院学园,会送来这封信,还不清楚理由,但确实写着自己名字跟住址。
  弥生考虑家庭状况,决定就读东条院学园。跟太一志愿的高中不同,然後自己配得上这种大小姐学校吗?有两个问题等待弥生决定。
  “怎么?有烦恼?”弥生相当烦恼无法决定,太一某天这么询问。
  “那个……”
  弥生告诉太一——自己收到入学推荐函,是很高兴。为了不要造成父母负担,希望就读东条院学园。但自己一人会感到很寂寞。
  可是,说不出自己对离开青梅竹的这件事,感到很难受——这也是最重要的理由。
  “……那么,我也就读东条院学园吧。”太一认真默默聆听,最後说了这一句话。
  “可是……”
  “跟你读同样高中也挺有趣的。就这样吧。”
  “……真的?”
  “嗯……很期待啊。”
  “……嗯!一起上学!”
  另一个不安,是太一的成绩。这个时候,以太一成绩要挑战东条院学园,怎么想都是愚蠢之举,班导师从头反对到尾。
  所以,成绩优秀的弥生,直到测验为止,都一直教导太一。太一说着“总是麻烦你啊”,但弥生只要跟太一在一起就很幸福了,一点也不难受。不如说,她不想错过这个时间。
  最後,努力得到收获,两人都成功合格了。
  “怎么,只剩下那家伙啊。”
  “谁管他,反正就是垃圾。”
  “去看看鞋柜吧。”
  下课时间每次都是损人大会,而且霸凌言词越来越难听。
  “去死。”
  “很难受吧,死一死就轻松了。”
  “我也这么想呢,哈哈哈。”
  因为是特地说给自己听,这已经不是损人的等级了。
  (听到了啦!虫子、偷窃惯犯什么的,干……嘛,听听就算了……)
  这所学园的霸凌、非议,都是对於男性本身的厌恶,所以是针对太一。
  女子高中只有几个男生,女生们一定会抢男生争得头破血流,剩下自己一个的话,就能尽情徜徉女生乐园,很容易给人这种印象。若说在入学前,太一没有这种憧憬是骗人的。应该说很期待这样。
  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这种机会。取而代之的,反而看见女生内裤的机会多到不得了。这不能算是奖赏,而是已经看腻了。现在,把太一当白痴耍的女生们,都大胆张开双腿露出内裤。
  “说真的呢,希望他消失,不要碍事……自己以为很受欢迎吗?那个废物。”
  (……没听到没听到。)
  下课时间乾脆逃出这种脏话不断的地方,但又有桌子被扔满昆虫尸体的危险性。太一只能装睡了。要离开教室只有去厕所的时候。当然,回来时候抽屉就会塞满昆虫尸体了。
  “怎么可能那样呢?若有谁会喜欢那种人,代表脑袋坏到连医院都束手无策吧。”
  “也是呢。”
  “哈哈哈。”
  (没听见……没听见。)
  这所学园,有男生存在也很不错。当然会有女生这么想。但害怕跟男生说话,自己会变成受到欺负的目标,结果没有女生敢跟太一说话。
  “……嗯?”
  只有弥生例外。
  “第二选修教室……啊。”
  只有弥生每天跟自己一起上学,午休一起吃便当。只是,无论谁去找谁,都有卷入麻烦之中的可能性,只能用简讯告诉彼此集合地点。
  太一拿着便当离开教室。
  “太一……”
  打开第二选修教室的门时,弥生挂着忧心表情,坐在椅子上等候。
  “抱歉,来迟了。”
  “嗯,我也是刚刚才来。”
  太一跟弥生桌子靠在一起,坐下打开便当盒。
  “……啊。”
  弥生先注意到不对劲。
  “嗯?怎么——啊!”
  便当里面,本来装着今天早上弄好的配菜,却全部变成砂子了。弄成这样根本不能吃。都是砂子。
  (是谁干的……不。)
  犯人明显很清楚了——肯定是讨厌太一他们的女生吧。
  (……话又说回来,这也太过火了。)
  恐怕是趁自己去上厕所时,偷换的吧。难得早起弄好的便当,现在肯定扔在垃圾桶里了。
  (……可恶!)
  怒火涌现。
  不知不觉,嘴里有了血的味道。下意识咬紧嘴唇了吧。
  “好过分……”
  弥生快哭了。
  “……果然、我——”
  “约定好不能说那句话吧。”
  “啊……对、对不起。”
  弥生想过自己退学的话,太一就不用受苦了,但事情没这么单纯。身为资优生的少女,若自己主动退学,至今学园负责出的钱都必须全额付清,但很可惜,弥生家庭出不起这笔钱。
  所以,太一只能想办法忍耐。
  “算了。”
  就算真能找出犯人,也会得到“西条同学栽赃到我们头上”的回答,自己早就知道加害者的嘴脸了。
  毕竟敌人将近两百人。无论用什么方法,自己都没有胜算。
  只能忍耐了。只有这个才是最好的方法。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
  此时,太一想起——
  这就是东条院学园的真实面貌。
  放学後,女生们参加社团活动或干部会议,都离开教室了。另一方面,男生——从今天起只有太一——对他来说,放学等於打扫校园的痛苦时间。
  开始用抹布擦拭教室地板,走廊跟楼梯都要擦乾净。这是因为学校删减雇用清洁人员的经费。
  要在一天内把学园打扫乾净,是不可能的,只能打扫预定范围,但这样每天打扫时间还是超过两小时。
  今天用扫把打扫校园後门。因为东条院学园面积相当大,後门附近也是很大一片。若不快点开始,恐怕太阳下山都扫不完。
  “嘛,就这样吧。”
  开始打扫後三个小时,天空已经变成橘色。默默打扫的结果,就是顺利扫完了。
  “……嗯?”
  查看周围有哪里没有扫,视线突然停在一个地方。
  “……那是什么?”
  不知不觉,走进学园禁止进入的地方。
  自己有在学园周围散步过,却没来过这个地方。
  (……祠堂?)
  所以,自己也不知道後门一带深处,有这种类似祠堂的东西。
  没有多想走过去,那是很难称为祠堂的东西,正面垂着颜色褪掉的绳索,旁边摆放早就枯掉的花束。还有青绿色的瓷器,里面装着很像神酒的液体。
  藏在树丛相当里面,是几乎不会有人发现的地方。
  (难得嘛……)
  太一找寻能够代替枯花的花朵。既然都来到这里了,至少把花朵换成新的吧——这么想着。
  刚好季节到了,花朵盛开。摘了一朵又一朵,当作替代用的花束。
  “就这样吧。”
  不知祠堂祭拜什么神明,但在神明面前,依旧双手合十献上敬意。
  (希望能不再被霸凌……)
  “……好,回家吧……”
  “喂。”
  转身打算踏出脚步时,突然停了下来抖了一下。
  “嘿嘿,有听到吧……喂!转向这边!”
  ——自己有听到。
  (刚刚都没人在啊……)
  但耳朵确实听到声音了。
  (糟、糟糕……)
  恐惧瞬间侵蚀全身——但就算想逃,很奇怪的是双脚颤抖,完全动不了。像是双脚被固定在水泥地了。
  “真是,转过来啦……啧,算了……”
  这么说着的声音,身影出现在太一面前。
  (——咦!?)
  吞了口水。
  “飘、飘、飘浮……!?”
  眼前出现一名年轻女性。年龄二十多岁吧。穿着桃色布料、搭配银杏叶花纹的衣服,然後——飘浮在半空中。
  “喂!”
  修长凤眼看见太一的脸之後,眯了起来。
  既然对方浮在空中,就能确认裙摆底下的双脚。但因为衣服袖口长得太不自然,双手遮着看不清楚。
  “你想说什么!啊!”
  感觉像是从江户时代穿越过来的高挑女性,发现太一看着她後,劈头就是一顿骂和锐利视线。
  自己想确认对方是不是人类,但女性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
  “别一直盯着看啦,嗄!”
  太一渐渐回神过来。
  “对、对不起……”
  “哈!算了……话说回来,喂!”
  “是、是的!”
  女性瞪过来,袖子太长完全看不见的双手,捧着太一脸颊上下打量。因为事情太过突然,一直没注意到,仔细看看,这是一个美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大美女。
  长度及腰的光滑黑发,跟着流风美艳飘动。视线虽然锐利,但搭配那张工整脸蛋,有着相当高贵的气质。最让人双眼离不开的,就是那对根本犯规,数字达到三位数的胸部。即使穿着衣服,分量却是大到快要挣脱腰带、整个蹦出来似的。
  “有些话想要问你啊。”
  “问、问题……吗?”
  “对对,虽然不想跟小鬼说话,但我最近都没跟人类说过话啊。”
  (就是跟人类以外的生物说话吧……)
  这么想着,但没有说出口。若是单纯问话就好了。一个不好碰上难题,没有好好解决的话,恐怕不能活着回家了。
  “若我可以的话……”
  过於紧张,光是挂起虚伪笑容就很勉强了。
  “这所学园的创始人……”
  “……算是啦。”
  “……神灵吗?”
  “谁那样说过啊?”
  “不、这个、该怎么说……身体飘浮、还有感觉……”
  “喔,你还挺有眼力的嘛。”
  (看到的人,大概都会这样想吧。)
  要说是这所学园的创始人、或者是神灵,这个女性都有着让人如此确信的氛围。
  (……没想到会遇见东条院学园的创始人。)
  东条院学园创立於江户时代。这位女性自称创始人的话,就是活在那个时期吧,称为神灵也挺适合的。
  (也不是幽灵……)
  “嘛,神就神吧……然後,你是?”
  “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名、名字吗?西条太一……”
  “西条……西条?”
  两人持续一方提问,另一方回答的对话。
  突然中断对话,是太一报上名字的时候。
  “咦?咦……”
  “姆。”
  女性不知道察觉些什么,交互看着太一跟半空,自言自语点头。
  “西条、吗?”
  “咦、是的……”
  “不是西条院?”
  “西条……啊,不过很久以前是西条院,过世的爷爷这么说过……”
  “真的吗!”
  “咦?是的……”
  “呵呵……呵哈哈哈哈!”
  想说对方整张脸都快贴上来了,这次却是突然抱着肚子大笑。在这个女性面前,自己藏不住困惑。
  (咦、怎么了?我的名字有哪里奇怪?)
  希望眼前这个女性,说出听到西条两个字就大笑的原因。
  “这样就没错了……喂!”
  “是、是的!”
  “你喜欢大奶子吧。”女性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询问。
  “咦!?”
  “哈哈哈,不用隐瞒,怎样、喜欢吧?说你喜欢!”
  “不、是、是的……喜欢。”
  没错——自己最喜欢胸部,最喜欢巨乳。因为青梅竹马的弥生,胸部很有存在感吧。根据推测应该超过97公分——但眼前女性感觉更大。
  “不过,为什么知道这种事情?”
  虽然无法隐瞒乖乖点头,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初次见面的女性,就能看穿自己的性癖好?
  “嘛——”
  女性看了太一困惑的模样,呵呵笑着。心情似乎很好。跟刚刚的差距实在太大,反而更恐怖了。
  “因为脸啊,跟那家伙很像。”
  “……那家伙?”
  “嗯……啊啊,没啥没啥。啊,愉快愉快,哈哈哈。”
  在空中飘了好一阵子的女性,最後慢慢降落在太一身边。背後黑发优雅飘舞,全身散发成熟女性的魅力。
  “那、那个……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我?”
  “是的……”
  “我叫八云,东条院八云。”
  “东条院、八云……小姐。”
  “啊?嘛,照我说的就好,八云。”
  “咦?啊、这、这样啊……那、那么……八、八云。”
  “姆……呵呵、惹人怜爱的小男孩。我也叫你太一吧……对了对了,太一,你在这个指南所就学?”
  “咦?……指南所?”
  “嗯……啊啊、现在叫什么?……学园吧。”
  “啊、是的。”
  “喜欢这里吗?”
  “……还算可以……”
  当然是说谎。其实心里对这里很干。
  “……算了……男人有几个?”
  “……我一个。”
  “……啥?”
  八云又眯起眼睛,瞪着太一。询问是否弄错的声音,更加低沉。因为是神灵的关系吗?那股魄力不是开玩笑的。
  “喂,再说一次。”
  “……这所学园,只有我一个男生。”
  东条院学园不只学生,连教职员跟员工都是女性。
  这所学园腹地里的男性,只有太一一个。
  “……唉。”
  八云重重叹气,可是似乎早有预料,说着“果然啊”。
  “反正,东条院的女人都眼高於顶,连话都说不来吧。”
  (完全正确!)
  “……其实,在这里就读的人,大抵都跟我有血缘关系。应该不是全部,但大部分是……知道吗?”
  “这样啊……我不晓得。”
  当然是第一次听到。不过自己应该无关吧。
  “我创立之时,都是一族的人入门。毕竟,原本这就是盖给她们用的指南所。”
  “专门给这些人使用,类似私塾那样?”
  “没错。嘛,也有全部都是女人的时期,但本质不同。”
  “嘿,这样啊……不过,为什么创立这所学园?”
  “……你问了个怪问题啊……很在意吗?”
  “嗯、有些……不,很在意。”
  希望明白是依靠什么理念,创立这所学园的,毕竟太一遭受欺负。
  (应该不是盖来欺负男人的吧……哈哈。)
  希望不是如此。
  “以前的事说腻了,就这样,别再问了。”
  “……我知道了。”
  太一点头,八云抬头看着天空,碎碎念。
  “我……有喜欢的男人喔。”
  “……咦?”
  “……是说,那张脸……可以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啊!”
  “不、那个、怎么、应该不是说可爱——好痛!”
  突然,脑袋被敲了一下。不像是女人的力气。很痛。
  “真是,所以才说西条院的小男孩啊。”
  (这也不用打人吧!)
  就算流泪回瞪,八云也若无其事。
  “然後,嘛、那个……我喜欢、那家伙、但是这个、没有传达给他知道……我呢、就、就是这种个性啊,喜欢逞强,反正我不像个女人吧,这样说着……现在想想,只是一味逃避。”八云淡淡说着回忆,可是有些寂寞感觉。
  “不只是我,东条院的所有女人都这么认为,任性逞强。男人是依靠女人的存在,现在也是这么想吧。”
  (遗传基因就注定要欺负男性了……)
  “可是,这样不行啊……话说回来,我有个妹妹,外表个性几乎都跟我一样的妹妹。感情是很好啦……但很常吵架。为了一些芝麻小事……不过,她改变了。为了一个男人,感觉像是骗人啊……之後就笑口常开。也不吵架,感觉似乎很幸福……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仔细听好——”
  八云用“接下来是重点”的视线盯住太一。
  “有时,坦率是必要的。不要逞强,喜欢就说喜欢吧。不要害怕被谁看不起……否则、会後悔的。”
  就像我这样——八云最後一句讲得很小声,太一听不到了。
  “所以,才设立这种男女即使不愿意,也得面对彼此的地方,这家伙那家伙也……嗯?喂,太一,那是什么脸?”
  “咦……脸?”
  “不是又红又肿了?”
  “啊啊、这是……”
  就跟八云说的一样,当然是因为自己遭到厌恶的缘故。女生用扫把敲脸,用教科书扔人,都是家常便饭了。
  这应该是刚刚在走廊,经过理事长室时,一大叠文件直接朝自己砸过来的缘故吧。还是感觉有些火辣辣的。
  “这是……摔倒了。”
  若真的告诉八云原因,她会不开心吧,因为她说东条院学园的学生,都是她的子孙——这么想着,太一说谎了。
  “……太一,竟敢对我说谎,很有胆量嘛。”
  “咦?”
  (被看穿了……?)
  “就是说你啦!竟然小看我……而且面对神灵,却像面对人类那样撒谎是怎样!”
  八云说得有如自己职业就是神灵似的,再次用锐利视线看着。
  “不、那个……”
  “在这里上学很快乐,你想这样撒谎?是吗!”
  (这也被看穿了!?)
  “俗话说事不过几?”
  “三、是三——好痛!”
  “就是那样!”
  (才两次吧!)
  “喂!说老实话!否则、呵呵……你知道的。”
  看来,八云很不喜欢有人说谎,相当不爽的样子。嘴巴笑笑,眼神却完全没在笑。看见那个表情,还会想说谎的人,不是大胆就是白痴。
  “我、我知道了……其实。”
  太一说出入学之後,持续遭到的霸凌。
  “别开玩笑啦!!!”
  结束一轮说明後,学园响起让人担心玻璃会不会震碎,八云相当有魄力的吼声。
  “行长的後裔……不可饶恕!杀了他!太一!!”
  “咿!”
  “为什么一直不说!啊!”
  “呜……好、难过……”
  八云用不像是年轻女性的强大力量,抓起太一衣领拉起来。这是要自己回答?还是要自己无法呼吸?
  “不、那、那个……”
  “而且还创造没有男人的学园!?别开玩笑!我可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创立指南所的!喂!!”
  让脖子疼痛,刀刃般的锐利视线,让太一明白不能继续激怒八云了。
  “那个混帐小子!杀了他!!”
  “冷、冷静一点……”
  (我会死吗……?)
  八云用几乎要杀人的气势吼着,约一小时後。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否认就杀了你。
  加上这一句,八云呵呵笑着。这个神灵不喜欢开玩笑。
  “不、那个……”
  “总之听好了!”
  “……是。”
  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心惊胆跳等待下一句话,然後听见一个咳嗽声,浴衣姿态的女性贴过来。
  “抱我!”
  “……咦?”
  “抱我!”
  八云说出超乎想像的台词,太一浮现反应不过来的表情。
  (怎么……?抱、是、那个……意思?)
  “……那、那个、是——”
  “抱我!上我!”
  八云说得太过乾脆,太一瞬间皱起整张脸。
  八云看来是认真的。
  (可是、为什么……?)
  “可、可以、问问、理由吗……?”
  无论多么好康,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说要性交,自己也无法乖乖点头吧。
  “……你喜欢胸部、而且喜欢巨乳吧?”
  “咦?……嗯,超喜欢的。”
  “好……你也很不爽吧?指南所竟然变成这种德行,对吧?”
  “与其说不爽……应该说,早就认命了。”
  “西条院的男人,别说这种没用的话!”
  “哇!”
  没有被打到。这也是每天遭受霸凌的太一,学起来的技能之一。没想到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啧……听好了,我要你让这间指南所重回正轨。接着,太一!要让所有女人迷上你,所以说——”
  “哇!”
  八云的纤细指尖,突然摸上太一脸颊。
  (咦……八云?)
  这是光想到,就会让人脸红的抚摸。
  “这样就原谅你……至今为止的无礼。”
  八云的指尖,离开太一脸颊。
  “等、等一下!要、要怎么做才能办到……?”
  “很简单——”
  八云在胸前使力做出某种动作。
  然後。
  “咦?……好、好厉害……”
  指尖发出紫光,有如液体那样慢慢注入空气,变成类似小卫星公转那样的形状。
  “这是催眠术。”
  “催眠、术……?”
  “啊啊,这么想就行了。太一,这个给你。所以,上我是必要的。”
  “等、等等!为、为什么您都做得到这种事情了,却不自己来?”
  “这个嘛——看来,我似乎无法跟你之外的人类接触啊。”
  “是这样吗?”
  “不只,你之外的人类也看不到我。只有我单方面看见而已。而且,我的声音也只有你听得见。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而且,把这个给你,应该会比较方便——所以!”
  八云胸前光芒消失了。
  “你就用这个,尽情摆布这个指南所的女人吧!”
  “这种事情、真的……不过、可以吗?她们都是八云的子孙吧?”
  “要这样说的话,至今对你干的那些事情,又是怎么回事?若是无礼之人,早就杀了他,是你的话就没关系……好好告诉她们,违抗男人会有什么下场。”
  (这样……真的好吗?)
  “真的……可以让我爽?”
  “可以。只有你一个男的吧?而且你喜欢胸部,这样吧……衣服感觉很碍事,让大家把衣服脱掉怎样?命令大家平常走路都露出胸部喔,喀喀喀。只属於你的胸部指南所……不对,是胸部学园,怎样?校规什么的也任你指定!喀哈哈!”
  “……可以尽量偷看?”
  “当然。应该说不必偷看啊,大家都没穿衣服了,随便你看啊!”
  “……可以尽量揉?”
  “废话!这里所有女人的胸部,都是你的!师范跟门下生都是!只要你高兴,想什么时候揉就去揉!”
  “那个……可以尽量干?”
  “罗嗦!想怎么玩都是你的自由!什么时候干、要干几次,都任你高兴!来、如何啊?”
  无论哪个,若能够成为现实,原本这种一片忧郁的学园生活,或许将变成梦幻般的後宫胸部学园了。
  只要是喜欢胸部的人,就无法拒绝这个提议吧。
  (真得怎样都行吗?……喔喔、胸部学园!我想要啊!)
  而且,对自己毫不掩饰怒气的女性,要质疑这番话的真实性,太一可办不到。
  “……我知道了,请、请您多多指教。”
  “好!那就快点——看招!”
  “咦……!”
  太一视野变得一片黑——滑滑嫩嫩的柔软肌肤,贴住整张脸。
  (咦?……这……该不会是!)
  “呵呵、如何啊,太一?”
  (胸、胸部!?)
  整张脸感觉到的体温、还有柔软触感、令鼻腔抽动的香气,这都是自己第一次体会到的胸部。这让兴奋计一口气上升。
  “呵呵、眯起眼睛了……第一次?”
  因为胸部贴到让自己快要窒息的地步,在可能的范围内直直点头。
  “喂喂,呼吸都乱了啊,真可爱。”
  (就、就算这么说……)
  太一还是童贞,没想到第一次的对象,就是拥有此等巨乳的神灵。感觉心脏都快蹦出去了,身为最喜欢胸部的少年,肯定克制不住。
  “呵呵、太一,随便你怎么玩喔……让我也感到快乐。”
  神灵浮现性感笑容,推倒太一身体。
  “接着,就收下你的童贞了!”
  八云只穿着浴衣,骑在太一身上。身材高挑有如模特儿,有如针灸般挺直背部的姿势,很快垮下来,贴住太一。
  “来,摸啊。”
  丰满乳房贴上去,太一视线再次被美丽肌肤塞满。超过一公尺的丰满隆起,光是身体稍微动一下,就剧烈晃个不停,煽动兴奋。
  太一话都说不出来,享受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柔软弹力。
  (哇……超软的。)
  第一次摸到的触感,总之就是很软。棉花糖般的手感,对喜欢巨乳的少年来说,肯定怎样都揉不腻。
  “呵呵、怎样?喂……胸部的感想?”
  八云因为没有穿内衣,只有一件浴衣,乳房很快裸露出来。第一次目睹女性裸体,双眼血管都快爆掉,手指张开抓住无法完全贴住的胸部。
  避免留下抓痕,但毕竟没有经验,掩饰不了慌张。
  “很好喔,呵呵……真的很喜欢大胸部啊。”
  八云似乎很享受这种反应,刻意摇晃胸部,用乳房敲打脸颊。
  “姆、呜……”
  “哈哈、怎样!”
  这种从下面捧起八云乳房的姿势,持续触碰太一胸膛。手指有如被吸过去,完全埋进乳房里面,手掌往上抬,乳房跟着无限变形。
  “不必急喔……呵呵,随便你喜欢怎么揉。”
  就算不用说也要揉。毕竟看见这对巨乳,根本忍不住。
  担心太用力揉,会让八云感到疼痛,但三两下就变成发情野兽了。
  “对对……揉得很不错嘛。”八云温柔摸着太一的头,说道。
  有如大姐姐那般,温柔、温暖。
  “呵呵,真可爱啊,太一……嗯。”
  (奇怪……八云?)
  “哈、啊……嗯!”
  原本引导太一,脸上从容笑着的八云,在胸部受到爱抚後没多久,嘴巴开始喘出甜甜气息。自己渐渐抓到要领,不只是摸,还开始加上让八云舒服的技巧。
  “嗯……呼、啊呜……啊、嗯!”
  太一被这个声音钩上,用力爱抚胸部。
  “咿、啊、痛、咿、咿、呀……呀、啊……咕、呜、呜……”
  比起同样力气揉捏同样地方,还是摸遍整个胸部,加上轻重力道揉捏,似乎让八云更加舒服。
  “呀、啊……这、个、白痴!啊、嗯、咿、嗯啊……呼啊啊!”
  雪白乳房染上嫣红。
  八云嘴里喊出恼人声音,而且音量变得越来越大。
  “咿、啊、嗯!呼啊……咿、啊……嗯、咿、啊……啊、呼啊啊嗯!”
  (该不会……有感觉了?)
  太一脑袋浮现这个想法。实际上不知道怎样,因为是第一次,只能相信继续揉下去。
  “咿咿、啊……呀、嗯、呀啊!咿、哈啊、嗯……呼啊啊!”
  太一接着瞄准乳房前端的突起,伸出舌头。
  “咿、啊、那种、地方!竟敢、舔!啊嗯……呀啊、嗯、呼啊……不、不行、啊……啊、嗯、嗯啊!咿、咿、呼、嗯!”
  有如肚子空空的婴儿,吸吮八云乳房。
  “呀、啊……咿啊!太、一……啊啊、呼啊啊!嗯、啊!”
  舌头舔着乳晕,上下弹着顶端粉红色的突起。
  双手继续揉着乳房,没有休息。
  (八云的胸部、真好吃……)
  “啊、呀、嗯呼、嗯嗯!啊啊、呀啊、啊呼!嗯、呼、咿、不、不行……啊啊嗯!咿、咿、啊、不、不行!!”
  含住小红豆般的乳头轻轻咬着,不知何时,八云声音已经喊到让周围都能听清楚了。
  “咿!笨、笨蛋、啊……那、那里、很、敏感、啊啊……不行、啊啊嗯!”
  看见八云身体开始小幅度抽搐,太一爱抚双乳。
  (……这样继续吧。)
  八云说不行,但怎么看都不是真的讨厌。所以太一更激烈攻击乳头——既然八云自己说很敏感,不重点玩弄不行吧。
  “呀、啊嗯!不要……啊、不行、但是、那、那里……不、要……一直、玩、那里……啊呼、嗯!”
  往下直挺挺的乳头是种诱惑。八云扭动身体、这种抵抗动作,看来力气变弱了。
  “咿、呀、咿、啊、啊、嗯、不要、啊……太、一、呀啊啊嗯!”
  对准渐渐变硬的乳头,用力转动。跟刚刚的语气截然不同,八云声音越来越尖锐,这让太一更兴奋了。
  “喵啊啊!啊、太、一……这、这种、事……没、答应、啊啊呼、呼、啊!好奇怪、啊咿、咿、不行!”
  八云这种从上面贴住的姿势,现在身体渐渐靠紧太一。看来自己无法支撑平衡了。
  (果然有感觉了……)
  这样的话——要做的事只有一个。
  “喵啊、啊、啊嗯!不、行……嗯!咿、呼啊啊嗯!”
  虽然没有知识,但有快到高潮的预感,持续爱抚胸部。
  然後——
  “咕、呼啊!啊嗯……不行、不行、快要、咿!咕咿……呼啊、啊、高、高潮了!呜呜……高潮了!咿啊啊!呼啊啊啊啊!”
  之後,八云身体激烈抽搐,倒在太一身上。
  “哈、啊、哈啊……做、做得不错嘛,太一……”
  “多、多谢。”
  (……称赞我吗?)
  眼前八云的身体激烈颤抖,因为暂时没有听到回答,要理解发生什么事情,得花一点时间。
  (到底怎么了……这是、高潮?)
  眼前八云达到高潮。纤细身体颤抖,身体羞耻通红。
  八云身体完全靠上来,在太一耳边大口喘气。
  八云气息喷在脸上,让太一更兴奋。
  “八云……”
  八云这种美人,在眼前出现不得了的丑态。
  下半身期待进一步的行为。
  “……我。”
  看来,八云也一样忍不住。
  “我的兴奋也无法平息……呵呵。”
  “呜、八、八云、那里是……”
  八云浴衣几乎变成外套挂在身上,再次压住太一,腰部前後晃动,隔着裤子送出刺激。
  “咕、呜……”
  痒痒感觉绕遍全身,一阵发热。
  “接着、怎么样呢?这里……”
  手光是摸到裤子的帐篷部分,太一腰部就发抖了。
  “怎么、太一?发抖是怎么回事!”
  “那是……”
  (刚刚不是跟我一样吗!)
  这么想着没有说出口,若回答这句话,只会让八云更满足。
  “呵呵、太一,让我看看肉棒。”
  “咦?……知、知道了。”
  虽然很丢脸,但还是乖乖照做。
  跟互不认识、而且自称神灵的女性做了第一次,当然有种背德感。但身体内侧涌现出来的欲望,将一切吹得无影无踪。
  “快点、呵呵……”
  拉下拉练,自己取出肉棒。
  粗壮肉棒弹了出来,暴露在八云眼前。
  “喔喔!不是有根很棒的东西嘛!”看见雄赳赳的肉棒,八云赞叹。
  事实上,太一比起其他男性也不逊色,明显比一般等级更大。
  “哈哈……多谢。”
  但这么听见,但是怪丢脸的。
  “呵呵、怎么?都流汁了啊……这样还要插进来吗?”
  八云死死盯住肉棒看,有时还出现挑衅眼神。
  “呵呵、看我的。”
  “……呜……”
  白皙修长的指尖,温柔握住流出前列腺液的肉棒——光是这样就想射精了。
  “咕……”
  “喂喂、这样就想射了?没问题吧?”
  “该、该怎么说……”
  “呵呵,算了,之後让你更爽喔……接着、准备好了?”
  八云身体移动到肉棒正上方,渐渐准备完成——就只等着这一刻。
  “……嗯。”
  (……终於啊。)
  “太一、啊……嗯!”
  八云腰部往下压——
  “啊嗯!”
  八云阴道吞没整根肉棒。
  (哇……好温暖。)
  不知妄想过多少次的女人阴道。第一次插入就这么温暖,出乎意料之外。
  (咕……好紧……好爽、湿答答的。)
  夹得比想像中更紧。女性性器敏感察觉肉棒入侵,整个夹紧重复蠕动。
  “咿、咿咿、咕、啊……嗯啊、咕、太、太一、还……还、不错、嘛、尽、尽管、动、吧……嗯、呼啊、咿、咿、咿……”
  快感令八云颤抖,娇喘声音响亮到附近都听得见,但逞强语气还是没变。
  (……我也。)
  只是,一直被动也不好玩,太一自己摆动腰部。
  “咿、啊、咦?咿!笨、笨蛋、停下来!不要!这样动!咿啊!啊啊!……呼、咕、咿……啊!”
  从下面往最里面顶上去——然後八云开始喊出悦耳声音。
  看来,八云是很敏感的体质。
  “啊嗯、不、行、这、样、咿……好难、受、啊、咿……呀啊、啊、咿……呼啊啊嗯!不行、不行!”
  只是单纯上下抽送,就超爽的。
  视野饱览巨大乳房晃动的模样,摆动腰部。
  “住手、咿……咕、呜呜、咿啊、啊……啊、嗯嗯嗯!安分、点……这、这样、哈、啊啊嗯!我没答应、这样做!”
  太一动作很难说是熟练,但这样抽插,八云就已经舒服到自顾不暇了。
  “呼啊、咿呜、呼嗯!啊啊嗯、呼、呼啊、咿、咿……啊、咿!”
  八云握紧太一的衬衫,感觉像是拼命忍耐冲击全身的快感。
  (八云……)
  看见这种模样,太一握住八云的手。
  八云对这种事情经验应该不少,能够简单应付吧。
  “太一……?”
  突然握住手,八云用纳闷表情看着。
  太一默默浮现笑容。
  “笨、笨蛋……不过、谢、谢谢……”
  八云双手绕过太一背部,身体贴得更紧。
  “啊、嗯、呀啊、咿呼……嗯、呀、啊、咿、咕、呼啊啊!”
  太一撑起身体——变成正面座位的姿势。
  “咿啊啊嗯!”
  这样就能插得更深,也能近距离看着八云脸庞插入。
  太一把肉棒插得更里面。
  “咿、啊、咕、呼、呼啊、啊……嗯、呼啊、咿、啊、太、一!”
  八云的脸贴得超近——耽溺於人类淫行,快感令身体颤抖,不堪入目的神灵表情。
  “八、八云!”
  刚相遇的时候,对於眼神锐利的八云,确实带着恐惧印象。
  (……八云也是女生啊。)
  “太一、啊、咿咿、呼、嗯……喜欢、啊、呼啊……啊呼、啊嗯……咿啊、啊、咕……嗯!”
  但是,现在这名自称神灵的女性,感觉就是一名普通的女人了。
  八云委身於塞满阴道的肉棒。
  (没想到会这么棒啊……太一。)
  在这里偷偷说,这是八云第一次跟男人性交。肉棒早就看过不知多少次,但从未跟任何人有过经验。因为个性好胜,自己没有经验,这么丢脸的话可说不出口。
  (是太一给我的啊。却带不回去墓里……都已经死了。)
  处女膜在生前的自慰当中破掉了。话虽如此,第一次迎接肉棒的疼痛跟怪异感觉,仍是相当明显。
  (很痛……感觉、果然很怪……可是。)
  同时,跟太一合为一体,快感让全身都快溶化了。
  所以,八云没时间去感觉疼痛跟怪异感觉。
  (比想像中更烫……这就是被肉棒插入啊。)
  整根插入阴道的肉棒,膨胀後前後抽送,八云连脑袋深处都有高潮波浪。
  “呼啊!咿、咕……嗯、呼、呀啊……啊、啊、嗯、啊呼……不行、这样、咿!不要、啊、啊呼、呜、咕呜呜!”
  太一也是第一次,感觉动得很勉强。
  不过,这种拙劣技术让八云感到可爱。希望让八云更加舒服的想法,完全传达过来。
  (自己还要被这种男孩担心啊……哈哈。)
  以前喜欢的男人,身影跟太一重叠,渐渐想要撒娇。看来,这个男生把自己看成女孩子了。
  (忍、忍不住了……这样也不错、啊……)
  所以,平常绝对不会喊出来的撒娇声音,也无法克制冲出嘴巴了。
  “呀啊啊、咿咿、呀啊、慢、一点、怎、怎么可以、太、太激烈、太一、呼、咿咿、咿……不行、在里面、搅拌、啊嗯!”
  太一渐渐掌握技巧,进攻八云的敏感点。
  (笨蛋!一直插那里、不行啊!)
  肉棒撞击八云敏感的最深处,甜美快感直达脑袋。阵阵渲染身体的刺激,让八云意识几乎融化。
  “啊、呼啊、嗯!好、舒服……咿嗯、啊呼……嗯、咕、咿、嗯!”
  (我忍不住了……喊出这种声音、快疯了!)
  八云脑袋即使理解,也无法抵抗。
  “咿、呀、不行!那样、太、激烈、呀啊……嗯嗯!咿、呀、啊啊!等等……咿咿、里面、顶到了!咕呜呜!”
  然後让八云感到困惑的,是心中感觉到这么舒服。让太一拥抱,被看成一名柔弱的女孩子,自己这样摆动身体。
  “啊啊!咿!好舒服!啊咿、呜嗯!呀啊……啊啊嗯!”
  八云带着进退两难的苦恼,太一肉棒继续蹂躏蜜壶。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变得不是我了……可是、好舒服……)
  八云束手无策。
  “呀嗯!咿、啊、嗯啊!啊呼……嗯嗯!嗯呼、啊啊嗯!”
  肉棒顶进去,丰满乳房激烈晃动,胸口大开裸露出来的肌肤,染上嫣红,流亮黑发彷佛有了自我意识飘动着。
  八云全身充满难以言喻的淫糜魅力。
  “哈、啊、咿……不行、里面、啊!啊、啊、咕、呼啊啊!太、一……这、这样、太、激烈、了……啊啊!”
  从八云初次相遇给自己的恐怖印象,现在却出现难以想像的痴态,太一肉棒化为凶器,继续挖掘小穴。
  “太一、不行、真的……呼啊嗯嗯!不行、已经、已经、咿、啊、咿……咿呜、所以、嗯啊啊、咿呜呜!”
  裂缝溢出淫汁,流到八云的大腿。伴随抽送,结合部位出现淫美水声,以及腰部互相撞击的乾燥声音。周围没有他人气息,八云声音也不会被人听到,但这样在黄昏的野外打炮,还是很冒险。
  (咕……差不多了。)
  持续活塞运动,感觉到血液往海绵体集中。
  离射精只差临门一脚——这么感觉後不久。
  “太一!咿呜!咿、啊、一起、啊、嗯、呼啊啊、高潮!里面、全部、射、出来!”
  “糟糕——”
  “呼啊、嗯嗯!又、变大了!好、撑!不行、真的、快坏掉了!不行、快疯掉了!太一!”
  “呜呜、射了!八云!”
  “呼啊啊啊啊!太一!高潮了、里面、射满!里面、全部射满!”
  互相喊了彼此名字後,太一跟八云两人同时达到高潮。
  “呵哈哈……灵体本来就无法起身啊。”
  八云熟练穿好衣服後,在太一身边说着。八云身体飘在变成浅墨色的天空中,依然摇摇晃晃的。
  “呵呵,太一,这下我跟你就是一心同体了,催眠术也给你了。来,随你高兴支配这里了!”
  八云心情很好,面对太一说出这段话。虽说自己接受了催眠术,身体内外却感觉不到什么变化。
  “嗯……总觉得没有什么感觉啊。”
  “不必担心。有好好给你了……来,高兴一点吧!”
  (……八云、很开心的样子……)
  看见现在的八云,脑袋浮现刚刚可爱喘气的模样——太一下意识浮现笑容。
  “……笑什么?很恶心啊。”
  “……不,没什么。”
  (不能说八云笑起来很可爱啊。)
  “呃——好痛!八云!会痛啊!”
  背部被用力拍了一下。很痛,八云是使劲打的。
  明明作爱时候那样娇弱啊。
  “哈!谁叫你脸上都是奸笑!”
  “很过分啊!”
  “哈哈、算了算了……好——走吧!”
  “……啊、嗯,该回去了。”
  总之先回去校舍。
  “喔喔!走罗,要怎么玩弄理事长呢?呵呵呵,首先让她……高兴吧,太一,我创立的指南所,就要双手奉送给你了!”
  同时,身边带着斗志旺盛的神灵。

口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