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我的前半生之漂泊的燕子

2017-12-13

 漂泊的燕子(上)

  上班不到半年就因为合作项目被派到武汉出差,一住就是三个月。

  现在回头看看,刚上班的两年应该是最辛苦的两年,也是自己成长最快的两
年。咨询行业,给出方案是第三步,第一步是首先要听懂客户说什么,第二步是
理解他们想要什么。而那时刚刚走出大学的我,连第一步都做不到。

  经常是白天跟着老鸟们和客户开会,记得满满的好几页纸,晚上7,8点钟
忙完了,自己对着电脑一个一个去查纸上写的不懂的东西。10点来钟下班回到
酒店,还要拿出国内的会计准则,税法来看,半夜两点才睡,次日7点又起床。

  每一个新丁都羡慕老鸟们能在客户面前侃侃而谈,不管有多难的课题他们总
能拿出完美的方案,可十年以后当我也变成行业里的老鸟时,才知道原来在人前
的光鲜背后,是无数个不眠之夜和无数根熬白的头发。

  跑题了,就是怀念一下那个还有力气拼搏的时代,放到现在,那是万万没有
那个体力和心气了。

  人毕竟不是机器,上班再累,总是要轻松一下。

  武汉好吃的多得很,首义园小吃街里的瓦罐煨汤,掀开小罐罐,扑面一股排
骨的香,勾得人咽口水。汉正街边的周黑鸭,那时候还不是塑封包装,是一个大
锅里煮出来的,鸭货,海带现吃现捞,尤其是武汉特产东湖的多情藕,绵糯而入
味,比现在塑封的不知美味多少倍。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我最爱
的就是先去汉阳长江大桥边的鹦鹉洲小吃街来盆小龙虾,然后再去江滩的酒吧喝
一杯。

  燕子就是在江滩的酒吧里认识的。

  燕子不是武汉人,来自一个武汉周边的小县城,家里还有一个弟弟。父母务
农,赚不了多少钱,她本身学习并不出色,干脆早早出来工作赚钱帮忙补贴家里,
主要是补贴弟弟上学。

  燕子是化妆师兼发型师,通常是接婚礼的新娘妆,偶尔也进剧组跟演员妆。
收入虽然并不丰厚,但也算过得去,除了每个月自己生活必须的,给家里的,存
银行的,还能小小有一些富余能让她在周末来酒吧和闺蜜们一起开开心。

  燕子的闺蜜和我的客户是熟人,估计也是床上的熟人。

  周五晚上下班跟客户去江滩喝酒,正好碰上燕子和闺蜜也在,于是两男两女,
两桌并一桌,喝着聊着,我和燕子自然也就熟络起来。

  燕子身材不是很出挑,个子不算高,166左右,但是比例极好,长腿,细
腰,尤其是腰上几乎看不到脂肪,肌肉的线条很明显。

  美中不足是胸实在太平,在酒吧初遇的时候我目测了一下大概也就是B不到,
和初恋女友差不多,和绫子姐姐白嫩的大胸脯没法比。

  后来到了酒店脱了衣服才知道就这还是内衣垫出来的,犹如墙上按图钉,睡
觉的时候抱着会感觉到淡淡的基情…

  她的妆很完美,毕竟是专业的,那时候还不流行墙皮一样惨白的网红脸,所
以苹果肌上有意留出几颗淡淡的小雀斑没有掩住,显得俏皮可爱。

  尤其是被劝酒的时候会带着浓重的湖北口音撒娇。

  「你么回事(平舌音)撒?劝个女娃子喝酒想做撒子嘛」

  湖北的女娃子和湖北的菜一样,辣辣的,辣里带着甜,带着香,让你心里也
麻麻的。

  出了酒吧他们三个非吵着要去吃宵夜,我反正隔天休息,也就跟着作陪。

  大半夜跑到武昌一家叫三国演义的火锅店,就在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头附近。

  燕子只喝酒不吃东西,剩下两个只顾着吃东西不喝酒,我是刚吃两口舌头就
麻得没了知觉,点了一碗鸡蛋羹想吃点儿不那么刺激的,结果端上来发现蒸蛋上
面也是满满一层红油…

  闹到半夜两三点,总算收摊子了,客户带着闺蜜上了出租车,临走还诡秘的
朝我笑笑。

  我只好一个人照顾喝多了的燕子,扶着她蹲在长江边哇哇的吐,我是真怕她
一个没站稳翻进江里去。

  燕子吐完了总算是舒服了不少,也清醒了不少,拉着我一定要从长江大桥上
武昌这边走到汉阳那边去。

  我不敢让她自己走,只好陪着她上了桥。

  燕子一边走一边跟我念叨着她小时候的事,她家里重男轻女,父亲并不喜欢
她,特别是有了弟弟以后,她每天给弟弟做饭,洗尿布,从早到晚照顾他。

  也正是因为弟弟从小跟她长大,所以跟姐姐感情也很好,比跟父母还要亲近
些。

  再过几年弟弟就要考大学了,她现在白天接化妆的活儿,晚上还去发廊做美
发,就是为了多攒点钱,有一天能开一个自己的沙龙,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供弟弟
读书。

  燕子坚强而倔强,中途好几次不舒服蹲在地上,我说干脆叫个出租车算了,
她都摇摇头没有答应,既然认准了要走过去,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反倒是我,怂得厉害,本来就恐高,扶着桥栏杆看看桥下几十米下方黑黝黝
的江水,两条腿就挪不动路,一过火车,桥身一阵颤抖,我恨不得找个路灯柱子
抱上。

  终于下了桥,燕子不是很舒服,坐在路边靠在树上休息,我直接拦了一辆车,
把燕子扶上去。她住在武昌,武汉大学附近的珞珈山路上,已经凌晨从汉阳回武
大实在太远,我也没问她意见就直接让司机开到我的酒店。

  那时候因为长期出差,一住三个月,所以直接跟酒店协调包了一间套房,有
卧室有客厅,很宽敞。另外为了平时的起居生活还在对面的苏宁买了小型洗衣机,
电磁炉,锅,餐具,一应俱全。

  燕子说她也经常跟剧组去外地也住酒店,但没住过房间这么大的,浴缸居然
是圆的,能让她整个人躺在里边,只是不知为什么浴室是玻璃墙,那不是什么都
看光光了?

  我笑了,「没人看你,你泡个澡吧,我去隔壁客厅。」

  「喝多了吐出去胃不舒服撒」

  「那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吧」

  「这个时间,哪里还有吃的,算了吧」

  「洗你的吧,你不用管了。」

  消耗了整整一周,我这里也真没什么吃的了,超市里买的速冻饺子和馄饨都
被我消灭掉了,翻翻冰箱还剩下几颗鸡蛋,在房间的餐吧里拿了一盒酒店提供的
方便面,锅子里面倒上矿泉水,烧开了住了一碗红烧牛肉面,又加了两个鸡蛋进
去。

  刚刚煮好面燕子就从屋子里围着一条浴巾抽着鼻子跑出来了。

  「什么味道这么香?!」

  我把面端到她面前,又给她一双筷子,「趁热吃吧,喝点热汤胃会舒服一点。」

  燕子端着面,眼圈有点发红,她说从小到大都是她在给别人做吃的,给爸爸
妈妈做饭,给弟弟做饭,给剧组的人做饭,从没有人在她不舒服的时候,帮她做
顿饭吃,哪怕是下一碗面。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要不要这么夸张,一碗面而已,从前去绫子姐姐家的时
候,她都做一桌子菜给我的……也许我们已经司空见惯的,觉得理所应当的,其
实都是弥足珍贵的,只是我们自己习以为常了,忘了感恩。像小时候妈妈每天给
做的晚餐,爸爸每周给的零花钱……

             漂泊的燕子(中)

  燕子小口喝着汤,几乎是一根一根的在吃着面,最后连一滴汤都没有剩下。

  放下碗,终于苍白的脸上有了些红润。

  看着我笑了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我收拾好碗筷,洗了个澡,走出浴室的时候,燕子已经躺在床上睡了。

  我也实在是疲劳到了极限,上床躺在她身边,燕子感觉到我上了床,翻过身,
使劲儿往我怀里钻,钻到我臂弯里,不一会呼吸就满满的均匀起来。

  我也是累得没了啥想法,眼皮渐渐发沉,缓缓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晨勃加上憋了一肚子的尿,一睁眼下面就挺得像根
棍子一样硬,而且正好顶在燕子的翘臀上。

  燕子应该比我醒得早,应该也感受到了来自后方的阳气,并没有躲闪,反倒
扭动身体用两个臀瓣儿轻轻的来回蹭着肉棍的尖端,还时不时用臀缝儿夹住轻轻
的上下蹭蹭。

  我半梦半醒之间一边享受着翘臀的按摩一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绕到燕子身
前捏她的胸,刚伸出手一下子想起燕子是没有胸的…

  可是手停在半空也蛮尴尬的,只好顺势抓起被子帮燕子盖住裸露的肩膀。

  燕子感觉到我醒了,翻身转过来,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我嗤嗤的傻笑。

  一边笑一边手也没老实,深入到我的内裤里抓住那根硬挺挺的肉棒一边上下
掏弄着,一边用大拇指摩挲着尖端下方的马眼。

  我被她摸得膀胱一阵冲动,也顾不上伸个懒腰挖个眼屎赶紧伸手按住她淘气
的小手,迅速从被窝里钻出来冲进卫生间。

  不知道广大帅哥们是不是和我有一样的困扰,就是早晨起来肉棍挺得直直的
时候尿尿变得十分困难。

  站着尿会飚到马桶盖上,坐着尿角度也不对反倒会从马桶前沿飚出来,尤其
有时候马桶半径比较小的时候肉棍的前端根本就是顶在马桶的前沿上按不下去…

  我没办法只好一直手扶住马桶后边的墙撑住身体,两脚退后让整个人前倾4
5度,勉强把排水管对准了马桶才尿出来。

  正当我刚刚尿完浑身一颤的时候,抬头发现燕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套了一
件小T恤衫站在了卫生间门口,笑嘻嘻的瞧着我整个人固定在一个高难的动作上
……

  「干吗?没见过男人晨勃吗?」

  「以前男朋友也有过,不过他没有你硬度这么好撒。」

  我也不再客气,转过身正对着燕子,「那你来咬一口试一试够不够硬」

  「讨厌,才嘘嘘过就让人家吃」

  虽然这么说,可燕子还是笑眯眯的走过来,抽了一条纸巾擦擦肉棍的前端,
蹲下身,张开嘴,把蘑菇头裹在唇舌之间,用薄而灵活的舌头沿着蘑菇头下的冠
状沟一圈一圈的打着转。

  本来我就是久未近女色欲火旺的很,被燕子的小舌头一舔下半身涨得像要爆
炸一样。

  不过事先实在是没准备,那时候也没有随身带个套套的习惯,跟燕子还是初
识也实在不敢让小弟弟光头直进,无奈之中突然发现酒店的洗面台上准备了一盒
收费的套套!

  国内的酒店就这点最特么贴心!想都不想直接拿来撕开!

  燕子弯腰趴在洗面台上正对着镜子,上半身下沉,故意把臀部高高的撅起来。

  燕子的臀绝对是刻意练过的,没有一天三五十个深蹲绝对不会这么肉感,而
且不是嫩嫩的微垂的那种肉感,是很有弹性而且健美的肉感,当从后面用力的插
入撞在臀上的时候,会明显感受到反弹的力量。

  燕子看上去也很久没有过性爱了,应和着我的节奏,贪婪的主动把臀向后送,
以至于我每次想插得浅一点都不可得,每次都深深地钻进肉缝里,撞在子宫口的
肉壁上,这样的刺激让燕子很快就受不了了,不到十分钟就抖得双腿发软,摊在
洗面台前。

  我扶起她回到卧室床上,燕子很主动的翻身坐到我身上,把挺立的肉棍送进
蜜穴中,摇动着臀的转着圈,慢慢地变成前后摆动,肉棍和蜜穴内嫩肉的摩擦让
燕子欲罢不能,前后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蜜穴也越夹越紧,竟然有些许癫狂似
的疯狂的前后摩擦,在我马上就要忍不住的时候燕子先一步高潮了,尖尖的指甲
狠狠地抓着我的胳膊,留下一道道红印。

  我突然觉得肉棍变得很敏感,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蜜穴中肉壁的温度和湿润…

  靠!套套被她夹掉了!更尴尬的是,匆忙拔出肉棍以后,发现套套并没有一
起出来,而是深深留在了燕子的蜜穴深处……

             漂泊的燕子(下)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欲火全消,这玩意儿毕竟不是奶糖,留在里面铁定是消
化不掉的,燕子的蜜穴很紧,刚刚运动的又过于激烈,穴口处的阴唇已经明显肿
了起来,仅仅能容一根手指伸进去。

  燕子羞得满脸通红,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遮住蜜穴,不敢抬眼睛看我。

  我也哭笑不得「妹子,这时候就别不好意思了,你还想留它在里面过年不成?」

  燕子也没办法,咬着下嘴唇,缓缓地把两腿分开呈M字形,拿开挡住蜜穴的
手,又把脸偏向一边。

  「你帮我搞出来吧,轻一点撒」

  还好高潮刚过,蜜穴里还相当的湿润,我慢慢的把中指伸进去,一点一点的
探索着套套的位置。

  这时候的蜜穴还相当的敏感,随着我的手指的动作,燕子的身体也在微微的
颤抖。

  套套被怼进了蜜穴的最深处,我的中指指尖勉强能够碰到一点点,但是用不
上力,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在蜜穴里翘起中指的指尖,妄图勾住套套的边缘。

  套套没勾住,燕子倒有些受不了了,两只脚开始来回的摩擦,喘息声也变得
明显起来,慢慢地变成了呻吟…

  我的天呐,这可不是享受的时候。我这边头上已经有微微的一层汗了,手指
也有点发酸,刚想把手指抽出来歇一歇,就被燕子用双手按住,不让我拔出来。

  无奈,我只好继续努力,用中指的指甲尖一点一点的勾住套套的边缘,手指
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燕子有些忍不住了,我能感觉到蜜穴中越来越湿,就在我快要勾住套套的时
候,又一波高潮来了,燕子的呻吟变成了惨叫一样的声音,蜜穴里的嫩肉一阵一
阵的收缩痉挛,把套套挤到我手指前,我顺势把套套用手指勾了出来,还连带着
带出一大波蜜汁流了出来。

  燕子蜷成一团倒在床上,而我的手已经酸得微微发抖,我们俩对视一眼,哈
哈大笑起来。

  燕子爬过来,扶起我已经软啪啪的弟弟,温柔的含在嘴里。

  不到半分钟,肉棍就又重振雄风,燕子躺在床上分开腿,把肉棍对准蜜穴的
穴口,「就这样进来吧,我不脏,真的」

  我对她的天真和直白有点小小的感动,温柔的把肉棍送进穴中,缓慢的抽送,
低下头轻轻地吻她的颈(毕竟没有胸,没办法,只能吻颈)。

  燕子没有再高潮,只是慢慢地配合着我,双手在我的背上来回的摩挲,时不
时按住我的臀让我更用力的插入她,没过多久,我也感觉要射了。

  没有套套,我只好把肉棍拔出来,燕子善解人意的转过身趴在床上,翘起臀,
用双手扒开臀瓣,让我把肉棍夹在她两片肥厚的臀瓣之中,我再也忍不住,一股
又一股滚烫的精喷涌出来,在她的臀缝里汇成一条小溪一样。

              和燕子的后续

  之后每到周末,只要燕子不跟着剧组出外景,晚上都会跑来我这里,带我吃
热干面,吃武昌鱼,吃干锅湖北公安牛三鲜。

  晚上回到酒店,少不了一番肉搏,燕子也知道自己胸脯平平,每次都背对着
我坐在我身上,把长发拨到一边的肩上,露出美好的背部肌肉曲线和浑圆的臀,
每每让我欲罢不能,高潮冲顶,只是,再也没把套套留在蜜穴里过。

  三个月很快过去,我也很快就要离开武汉,临走前的周末,燕子来帮我收拾
行李,在我把买的洗衣机厨具打包邮到下一个出差地天津之前,一定要我再煮一
碗方便面给她吃。

  燕子说她很舍不得我,和我在一起时很安心,似乎结束了漂泊,有了一个照
顾她的人,有了一个家。

  可是她也知道我们生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只是偶尔有了交集,像两条线,
交错后,很快就会再分开,不可能并在一起。

  所以她并没有要求我给她永远,只是对这在一起的三个月很珍惜。

  那一晚她紧紧的抱着我,没有哭,没有说话,没有做爱。

  第二天燕子送我到机场,看着我离开,用力挥着手,让我记得有机会回来武
汉看她。

  那时还没有微信,只有QQ。半年多以后我在她的微信空间里看到她交了男
朋友,对她很好,她也很爱他。一年后我再次出差到了武汉,还是住在曾经和她
一起住过的酒店,但是并没有告诉她,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在前台留下了给她的
礼物,另外还留了一盒方便面和两个鸡蛋。飞机起飞前发了一条消息给她,告诉
她记得去取。

  几天以后她传给我一张照片,一碗方便面,里面下了两个鸡蛋,告诉我,这
是他老公给她煮的,和当年我煮给她的一样好吃。

  漂泊了这么多年的燕子,终于有人照顾她,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巢,终于安
定下来,只是不知她是否实现了当年的愿望,拥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沙龙。

  这里还想说说那只惹了祸的套套,其实,它惹的祸并不只是那一件而已……

  回到日本,为了报销出差的费用把酒店的单据和费用明细交给了公司的财务,
我忘了明细单据里面有一条是套套的费用……

  因为这件事,被公司的财务笑话了好久……

口味推荐